何冀平写《德龄与慈禧》 在真实历史映照下飞跃

2019-09-16 16:00:47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郭佳 责任编辑:王靖羽 字号:T|T
摘要】《德龄与慈禧》一部讲述“多栖”公主和专横老佛爷传奇故事的话剧,从香港一路北上,粤语话剧、国语话剧、粤剧、京剧,如今又有了京津港合作的内地版。

  《德龄与慈禧》一部讲述“多栖”公主和专横老佛爷传奇故事的话剧,从香港一路北上,粤语话剧、国语话剧、粤剧、京剧,如今又有了京津港合作的内地版。两天来,一老一少、一尊一卑、一中一西的历史相遇,在保利剧院口碑爆棚。而这出戏的灵魂人物无疑是编剧何冀平。

  一场场见面会,一张张买票送亲友,虽然疲累,但被忽视了多年的编剧以如此的礼遇被请至台前,还是让何冀平颇感欣慰。如果说《德龄与慈禧》无论从导、演,还是舞美都呈现出了商业戏剧的顶尖格局,那么该剧成功的要素之一便是回归了以剧作家为主导的创作。导演的选择、演员的遴选以及舞美细节等每一个环节,制作人李东都会遵循一票否决权在何冀平手里的原则,而该剧的所有宣传品上,也都会有“何冀平戏剧作品”的字样,无论是江珊、郑云龙,还是卢燕、濮存昕,每一个人汇聚于此也都是因为剧本。

  “德龄没有做的我替她做”

  20年前写《德龄与慈禧》时,何冀平已经在香港写了8年的影视剧,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新龙门客栈》和《新白娘子传奇》。而这种镜头感也延伸到了《德龄与慈禧》中,剧中的德龄就如一面镜子,照出了行将没落王朝最后的样子。其实这部《德龄与慈禧》的酝酿甚至还早于让何冀平一战成名的那部《天下第一楼》。

  “德龄的那部《御香缥缈录》让我开始关注晚清这段历史,全书的最后一句:‘我站在龙床边想应该用我所处的位置做一些事’触动了我,德龄没有做的,我替她做。”

  于是就有了《德龄与慈禧》在真实历史映照下的飞跃,比如德龄在慈禧寿诞之日递奏折的情节就完全是虚构的,瑾妃在历史记载上只有一句话:胖胖的,每天抽着廉价的烟草,剧本中浓缩成她每天在重复着同样的一句话:主子说得对。“写历史不能照本宣科,必须升华。”

  “以家事写国事不写私情”

  在何冀平笔下,《德龄与慈禧》中没有所谓的坏人,就连李莲英最后和德龄告别时的那番话,都常常引人唏嘘:这世界有天就有地,有主子就有奴才,作为奴才,我算得上尽忠职守,不辱使命。“包括光绪,他不是一个病秧子,整日望天兴叹,要从历史上飞跃,他是4岁开蒙、5岁典学、6岁学骑马、8岁能双手拉弓,从小受到慈禧的溺爱。与德龄的这段交往是光绪戊戌变法后的回光返照,看到德龄,那种男性荷尔蒙喷发的状态都要演出来。剧中慈禧和荣禄的那段戏也是基于历史上影影绰绰的记载,我不是要写私情,而是写一个久居深宫的帝王如何打开心扉。”

  《天下第一楼》的结尾,何冀平找了一年,这部《德龄与慈禧》,她写了8个月,其中结尾就找了足足3个月,她至少设计了20种结尾,最终以荣禄的死来触动慈禧,真正兑现了“以家事写国事”。

  文/本报记者 郭佳

  摄影/本报记者 王晓溪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