赣州城人为什么说柳州话?明代卫所军籍制——方言岛的源头

2019-09-15 11:07:46 来源:东方网 作者:扈智超 责任编辑:田苑 字号:T|T
摘要】在明代,有这样一支军队:他们虽然世代驻守在地方,但所操的方言却远在千里之外,被后人统称为军话。军话是由历史上的驻军或军屯而形成的特殊的汉语方言,主要散布于闽、浙、粤、琼、桂等省。

  在明代,有这样一支军队:他们虽然世代驻守在地方,但所操的方言却远在千里之外,被后人统称为军话。军话是由历史上的驻军或军屯而形成的特殊的汉语方言,主要散布于闽、浙、粤、琼、桂等省。明朝政府把大量官兵派往国家边陲、海防前线或重要地点驻防,因而在驻扎地成家立业,繁衍生息,久而久之成为驻守移民。由于卫所军人具有特殊的社会身份,很容易在当地形成孤岛型的小社会,方言岛也随之产生。

  明代卫所军籍制——方言岛的源头

  明代的卫所兵制,乃是吸取中国历代屯田经验,参照北朝府兵制创建,一种“寓兵于农”,守屯结合的建军制度。明太祖夸口说:“吾养兵百万,不费百姓一粒米。”卫所制的这一特点,是与明初特定的历史条件相适应的。多年战乱,使明初出现了大量荒闲土地,政府得以进行土地的再分配,把大量土地直接划归卫所管辖,军屯有充分的保证。都司卫所制度还拥有所有一套完整的管理体系,作为一种与驻扎地域紧密结合的军事组织形式,是军事制度与地方行政管理制度在地理上相结合的产物,从而出现了特殊的户籍——军籍。

  明朝卫所军士别立户籍,称军籍。军籍和民籍的区分是极为严格的。军籍属于都督府,民籍属于户部。卫所军士不受普通行政官吏的管辖,在身份、法律和经济地位上都与民不同,军和民截然分开。民户有一丁被垛为军,他的一家便永远充军,住在被指定的卫所。在卫军士除本身为正军外,其子弟称为余丁或军余,将校的子弟称为舍人。壮丁死亡或老病,便由次丁或余丁替代。如果卫所军士一家已全部死亡,那就必须到原籍勾取族人顶丁。而军籍不单单指男丁,也有家属。世守一地、家属同守与寓兵于农是卫所制与驻地联系紧密的三大主要因素。绝大多数卫所的驻地从设置伊始便固定了下来。都司卫所不仅统辖军士和军余,还要管理数目更为巨大的家属群。从最初设立卫所,军士便是携带家属同赴守地的。以云南都司广南卫为例,该卫初设于洪武二十八年,发展到正统七年时已达“男妇六万余口”,成为一个庞大的社会群体。

  明代布政司与都司卫所统辖结构比较图 ,某种意义上说,都司可以看作布政司(省),卫、所则分别相当于府和县

  军籍制度在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黄册编造之后更加以确立。为了使卫所军有稳定的数额,朝廷开始编造军籍黄册,并规定同赋役黄册一样,每十年编订一次,以防军民户籍的紊乱。军籍世袭,民户一经签派为兵,几乎不能脱籍。这样,卫所城内往往形成了与周围居民迥异的军户群体,其特殊性决定了民户不敢与军户往来,军户亦少与民户接触,军、民既不杂处,亦少通婚。他们分属于不同的军政系统管理,卫所城分割地域空间,这两种群体被安置在同一地域的不同空间内,保证了军户带来的方言只在军户后代中流传,形成了方言岛。

  这种特殊的户籍制度带来了极大的弊端,由于军人生活困苦,社会地位低落,逃兵甚多,嘉靖八年,桂萼公布天下兵籍,仅有兵士九十七万。此外,世兵制还造成军户与地方不通婚姻、与地方不通方言,使他们与地方产生心理隔阂,没有保家卫国的动力。彼时,边患日趋严重,朝庭急需兵力,不得不改采募兵制。龙山之战是戚继光来浙后的第一场战斗,它暴露出原卫所守军军心涣散、战斗力低下的弊端,使戚继光下决心重整军备,也为后来招募义乌兵组建戚家军埋下了伏笔。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