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言所长研究员陈凤英女士发表了主题演讲

2018-12-15 12:05:42 来源:《小康》•中国小康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风华 字号:T|T
摘要】 2018年12月15日,“2018第十三届中国全面小康论坛”在北京国谊宾馆盛大启幕。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言所长、研究员陈凤英女士发表主题演讲。

陈凤英.JPG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言所长、研究员陈凤英女士发表主题演讲

  中国小康网讯 综合报道 2018年12月15日,“2018第十三届中国全面小康论坛”在北京国谊宾馆盛大启幕。本届论坛由中国扶贫开发协会、国家信息中心、求是《小康》杂志社主办,清华大学社会治理与发展研究院、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学术支持。

  下面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言所长、研究员陈凤英女士发表主题演讲,题目是《从“高卧质量发展与决胜全面小康”视野权势中美经贸博弈》:

  陈凤英:谢谢,今天为什么要把高质量发展与决胜小康社会来分析一下,因为研究的结果,如果五年以后,再回顾或者十年以后再回顾一下这场中美经贸博弈,我们可能会感谢它的,为什么呢?它会推向我们高质量发展。

  为什么高质量和决胜要感谢特朗普,因为他把我们的大厦建在别人的地基上,重新挪到中国的地基上。为什么华为、中兴会出问题?就是因为我们的大厦建在别人的地基上,所以我们地动山摇了。但是五年以后,如果我们真的把核心技术、基础科技抓过来了,我们就伟大复兴了。最关键,我们全面对外开放,这次中央政治局会议讲全方位开放,全方位开放有利于小康,有利于每个人。因为我们不要以旅游的方式,或者以邮寄的方式买别人的东西,我们在国内就可以买到,关税是非常好的事情,但是又倒逼我的企业必须跟国际竞争,这就是进博会,我去参加进博会了,我的感受是外资商品来了,你怎么办?安全、可靠、低价的商品不需要出口,不需要海淘。

  高质量发展就是一个社会主要矛盾问题,这个主要矛盾如果我们解决了,我们不就是高质量发展第一步实现了吗?最关键我们有个发展模式问题,今天发展模式的确是存在一定问题的,也就是可持续发展。可持续发展当中最关键最关键是质量、效益、动能,我们面临非常现实的问题,今年的经济那么困难,从6.8%到6.5%,昨天发改委的会说保证6.5%是有可能的,今天还没有体现出来,不是中美经贸,因为我们引进外资,今年上半年成为超过美国世界第一,全球外资直接投资下降了41%,而中国增长6%。万一中美贸易战全面打,5000多亿的进口商品和出口商品都会出现25%,今年上半年反而我们成为最大的引资国。

  贸易出口到今天为止还没有受到很大影响,但是明年的日子就比较麻烦。如果有影响的话是在明年,一个很关键的问题,高增长时代已经结束,这次金融危机给我们送来了什么蛋糕?发现2001年当时是弱势,我们今天面临第二次弱势,很可能在2030年或者2035年我们跟美国是一样的,变量是可以实现的,质变是我们的最大问题。今天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中等收入陷井,大家知道中等收入陷井是非常现实的,虽然大家说高质量发展助成全面小康,十九大没有提中等收入陷井,但在国际上存在的。这是国际机构的跟踪研究,到2010年只有13个经济体跃入先进经济体,实现了中等收入向高收入的发展,五个在亚洲,最大的是日本,还有就是四小龙,欧洲是四个国家,西班牙、葡萄牙、爱尔兰和希腊。

  今天特朗普倒逼科技创新,真正保护知识产权,所以我们说中等收入陷井,因为我做了一个长期报告,是比较重要的,就是2030年发布环境会发生什么变化?今年的发现,中国很有可能要创造世界的历史,中等收入陷井,而这个时间我看了一下是国际机构给我们做的,2023年很有可能人均GDP在1.3到1.5万,当然人均GDP不是最主要的,科技的弯道超车,很有可能在未来五年,所以大家会看到中美博弈。未来一段时间是质变,美国的自我环境可能在恶化,中央三次经济工作会议一直强调稳中有变,稳中向好是我们的基调,但今年是稳中有变,是7月31号提出,到今天为止的三次中央政治局会议依然是稳中有变,变就是外部环境。实际上不是外部,是内部。我们一定要知道,如果中国自己能稳住,不会别人变你的,何况是今天已经大到这么大了,我一直认为稳住自己是关键,而不是外部。

  美国301调查针对中国制造2025,这是为什么?科技弯道超车,现在反华最尖锐的纳瓦罗明确提出,(44),大家感觉到贸易逆差和顺差那么大是不是这个问题?不是,是科技。

  5G引领是事实,我们已经在引领当中,所以大家能看到第一个躺枪的就是中兴,今天是华为,全方位围堵。大家看这个图表,今天的竞争,新的科技革命,新的工业革命都要围绕5G开始,5G将引领很多互联网等等的,包括下午说的金融创新问题,都跟5G相关。所以我们认为最关键的是科技,当然人才是很大的一个问题。

  2006年他们已经盯上华为了,不是今天。而华为依然挺到今天,是有他的经验之说的。华为的今天,能做到现在,就是因为有全球化的经营,这是非常成功的。为什么有这么多国家,不但是美国,这么多国家都要围堵,所谓的安全真的是幌子。我们一直在用美国的软件,我们的安全到今天为止怎么样?实际上安全是一个幌子,但是竞争是最关键的。现在面临着一个出尔反尔的特朗特,11月份我们驻美大使还在问美国究竟要什么?很有意思,有一个引头,我们主动放弃对美国的汽车征20%的关税,从2019年1月1日开始,当然时间是三个月,这个以牙还牙,这个引起了特朗普的疯,我们有一个500亿征关税是4月3日开始的,我们在4月4日马上反击了500亿依然征,而主要目标在汽车等方面,4月5日特朗普马上提出再提高中国关税,这样算的话5170亿,我们出口没有那么多。中国海关统计,中美贸易2017年5837亿,我们出口是4300亿,进口是1537亿,而美方统计是6359.7亿,他的出口按他统计是1003亿,进口是5056亿,我们的顺差变成了3752亿,中美贸易的比例是70%和30%,所以这样把特朗普逼疯了。

  90天内达成一揽子解决方案,大家一定要对这90天有信心,哪个国家,历史上有总统和我们的主席坐在一起谈这么一个问题吗?所以是认真的。我记得12月1日之前,11月31日吃饭的时候,大家做了一个预期,当时8个人只有2个人相对乐观,我是第一个乐观的,马上说谨慎乐观。还有一个是商务部出来的人是乐观,其他人都说不可能。为什么这么看?国家领导,一定要知道顶层设计,习主席要做出一个历史抉择。美方对我们评价非常高,他认为是非常成功的会议,甚至他们提出了习主席和特朗普之间有一种化学反应,这是其他领导人之间没有的,所以要相信90天,这个决心是非常大的,我们没有退路,我们只有往前走,这是伟大复兴、决胜小康社会,高质量发展是我们的底线,只要这个底线守住,其他任何都可以妥协。甚至大家大胆想一下,9月24日白皮书上有八点建议,其中一点是建双边投资保护协议,还有建一个自贸区,所以这是非市场经济地位的问题可以取消了。特朗普对这个清单非常满意,这是我们说的90天习主席历史抉择,这个历史抉择是从非理性走向理性的,而特朗普是从理性走向非理性,为什么这个清单很有可能能达成?因为是5月3日,我们已经有四次谈判没有结果,但是5月3日他们派了七个历史上最强的团队到中国来,拿出的单子是理性的,提的问题是口渴的,要求是比较高的,但是到今天为止142条其中1/3是我们完全可以完成的,其他的比较难完成。中国入世以后的2000年,我们是美国经济的12.7%,到2018年我们是美国经济的56.6%,我们对小康社会的贡献是什么?2001年我们是人均GDP只有1000美元,但是到了今年,人均GDP9633元,所以我把这次当做第二次入世。

  美国的目标没有变,但是一定要知道他的战局在变,美国经济也要出问题了,这对我们可能是一个好现象,高处不胜寒,他的经济去年已经实现历史上第二个最长周期,到今年8月要实现121个月的经济增长,那就是历史最长时期,在特朗普这个时候是能够实现的,另外股市已经实现历史最长的时期。但是可以看到一个现实问题,债券已经在抛了,包括中国、日本、欧洲以及其他国家都在抛债券,所以美国的不好日子也许在明年某个时候就要来了。特朗普可能会出现一个波折,就是中期选举,美国国内关系面临一个现实问题,明年预算可能要出问题,这样的话美国会受到限制。

  下一步就是停停打打,打打停停,但是一定要知道,8个月是以打为主,未来很有可能是以谈为主,但是记住一个教训,为什么我在4月8日提出,你们今天跟我们好像是反单边谈判,朝鲜战争打19个月,谈两年,我们的战场已经在转移了,不是在中国了,未来很有可能要转到WTO中。所以90天是为我们在WTO的改革做的准备,也就让朱镕基到美国签这样的字,当时就是我们弱势,而今天的90天就是为了下一步WTO的改革,今年的博弈可能是中美,明年的博弈大家一定要关注WTO,这就是特朗普的现象。

  我们可以说中方已经全面退缩了,我们看到了安全部门也是全面退缩了,现在我们看到一个现实问题也全面退缩了,最关键我们的交流也全面收紧了,即使正常交流也是很困难的,尤其是学生要选择敏感专业就不可能。

  这就是中美为什么要打?格局的问题,尤其是和平演变,他们认为不可能了,最关键是发展理念发生了巨大关系,关键的关键美国变了,美国的生态、美国的政治全变了,中国改变世界一定要知道,绝对是中国弱势(入世)的时候,所以我希望第二次入世,中国改变世界,现在高收入国家加起来也没有到20%,如果中国在五年以后成为高收入国家,这对世界贡献有多大,因为我们占到世界19.2%的人口,那时候世界居然40%的人口是高收入国家,这可以想象吗?这对世界的贡献是最大的,就像小康社会一样,全面决胜小康社会对世界的贡献是很大的。

  2030年中国经济规模或许超过美国,这是在量变上,但绝对不是质变,质变是到2050年,今天的制造已经完全超过美国加日本,再过两年2020年我们把西方三个主要制造中心全部替代过了,就是美加日加德,这就是西方为什么遏制中国制造2025年的一个最大问题。2025年到2030年以后,很有可能我们的强势会比美国更强,但是我们的问题在内部。所以我们一定要看到它是一个长期的。

  外资如果再这么下去,他们等不了半年就要开始走了,我们的国家是怎么发展起来的?一个是到国际上受教育回来的海归,另一个就是外资对我们的贡献。今天他们要撑不下去了,他们要走了怎么办?要把他们留下。另一个我们的双边关系,我们有多少人是从美国回来的,有多少精英有美国教育背景,如果未来没有了怎么办?这个教训有多大。二次入世面临发展中国家地位,因为你要高收入了。另一个市场经济地位,这是我们面临最大的抉择,但是如果中美签订了FBI(音),还有发展中国家问题吗?(00)。

  一定要知道危转机助我高质量发展与决胜全面小康,中央已经明确感到这种压力,而这种压力变成动力就是历史的抉择,跟美国90天解决一揽子的问题,然后再腾出手来解决WTO的问题以及其他问题。

  我们能看到无限宽的经营理论,谁能想到一个国家主席跟我们的民营企业去座谈,这样的环境是内部逼出来的,也是外部逼出来的,我们在降低关税。我们要看到一个现实问题,我们在整个机制上都在改变,所以一定要做好准备,美国变了,美国已经不能容忍了,我们一定要做好长期的可能的脱钩,但做好一个软脱钩。所谓软脱钩是有制度安排的,而不是像英国现在跟欧洲脱钩那么烂。

  时间关系,我给大家参考一下,如果有问题我们底下可以交流,谢谢大家。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