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来华传教士马若瑟与《汉语札记》

2018-03-13 18:49:16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李真 责任编辑:邓丹凤 字号:T|T
摘要】在明清来华传教士群体当中,有一位以专门研究中国语言和文学而著称的汉学家、耶稣会士马若瑟,他因首度翻译元杂剧《赵氏孤儿》而为世人所知,被称为法国早期汉学三大家之一。

  作者:李真(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中国文化研究院副教授)

  在明清来华传教士群体当中,有一位以专门研究中国语言和文学而著称的汉学家、耶稣会士马若瑟(Joseph de Prémare,1666—1736),他因首度翻译元杂剧《赵氏孤儿》而为世人所知,被称为法国早期汉学三大家之一。

  马若瑟1698年(清康熙三十七年)随白晋(Joachim Bouvet)神父来华,抵达广州之时,选定了中国语言和文学为在华研究专业。在攻克日常语言关后,专攻中国典籍,以期能进一步探求汉语之学理,用十多年时间,“于十三经、廿一史、先儒传集、百家杂书,无所不购,废食忘寝,诵读不辍”。就这样,马若瑟在他自身所拥有的欧洲学术传统基础上,吸收中国传统“小学”的治学方法并加以内化,最终成为传教士中首屈一指的汉学大家。到了晚年,他的汉语素养日臻成熟,不仅精通汉语语言的听、说、读,还能用中文著书立说,对中国古代文学与典籍更是如数家珍。凭着几十年的学术积淀和治学经验,马若瑟在1728年写出了代表早期来华传教士汉语研究最高成就的《汉语札记》(Notitia Linguae Sinicae)一书。

  《汉语札记》是世界上第一部将汉语白话口语与文言加以区分并分别论述的著作。其引用的中文例句多达一万两千余条,除语法知识,还兼论音韵、修辞、俗谚、文学、礼仪等内容,堪称当时西方人有关中国语言和文学的知识大全。该书在从完稿到正式出版之前的百余年间,以各类手抄本的形式在欧洲各国汉学家之间流传,19世纪在马六甲出版后竟然一时“洛阳纸贵”,被誉为“19世纪以前欧洲最完美的汉语语法书”,甚为当时致力于学习汉语的来华传教士和欧洲学者所倚重。法国汉学家雷慕沙(Abel Rémusat)在1822年的书评中曾说,“这是马若瑟所有作品中最重要、最瞩目的一部,也是欧洲人迄今为止在汉语研究方面最好的一部”。

  马若瑟认为,语言与文学、文化是不可分割的整体。文学是知识、文化、思想的载体,具有丰富深邃的人文精神内涵。仅仅学几条语法规则是不可能真正学好一种语言的,只有熟读一个民族优秀的文学作品,了解一个民族的精神和文化,才能真正掌握这个民族的语言。在这种认识指导下,马若瑟主张通过大量阅读优秀的中国文学作品来积累提升汉语的知识和修养,强调语言学习与文学阅读之间相互促进、融会贯通的关系。因此,在这部语法书中,并不强调对语法规则的机械罗列和死记硬背,反而另辟蹊径,指导学习者从了解中国文化内核、阅读古代名家名篇入手,来展开对汉语的学习。所以,书中除了语法知识,也对汉语所根植的中国传统文化作了很多介绍,包括历史典故、风俗礼仪、文学艺术、价值观念等等。这些看法就是在今天看来,对于西方人学习汉语,仍具有指导意义。

  马若瑟在写作时已将全书分为两大部分:即通俗汉语(白话)和古典汉语(文言)。白话部分的例句主要选自质朴通俗、具有白话语体色彩的文学作品,如元杂剧、明代白话小说和清初才子佳人小说,包括《元人百种》《水浒传》《画图缘》《玉娇梨》《好逑传》等。这些白话作品反映了不同时期民间所用的口语,文本通俗易懂,有很多完全口语化的语言和生动的俚语俗谚,富有表现力,贴近日常生活。马若瑟认为,学习白话可以帮助传教士提高口语听说的能力。

  《汉语札记》的文言部分,例句选自中国古代的典籍文献,如四书五经、先秦诸子散文、唐宋名家名篇等,这些文言作品语言精练,寓意深刻,长于概括和写意,对学习者理解中国古籍文献和用中文写作及翻译都大有帮助。

  在具体做法上,《汉语札记》开篇就不谈语法,先论文学。他根据古代文献成书时间、作品可信度和写作风格,建立了一个分9个级别、含49部经典的中国文学典籍分类表,在这个基础上讨论汉语语法,这在西方人编写的汉语语法书中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