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击穿”大柱山纪事二:鏖战山中险

2022-07-27 10:27:45 来源:新华网 作者:王长山 丁怡全 胡超 责任编辑:王一 字号:T|T

  新华社昆明7月26日电(记者王长山、丁怡全、胡超)像在豆腐脑里掘进、坐在冰块上降温……建设者们不懈鏖战,发誓击穿大山。经过12年的掘进,位于云南境内大理至瑞丽铁路重点控制性工程——大柱山隧道2020年4月贯通,为大瑞铁路大保段通车打下坚实基础。

  “豆腐脑”里掘进

  平均一个月掘进6米;岩层就像破了皮的汤圆向外流浆汁,如在豆腐脑里掘进……位于“燕子窝”的断层至今仍深刻在杜伟峰脑海中。对于二工区全体建设者来说,掏掉“燕子窝”已成为可写入个人履历的荣誉。

  2008年底,陕西交通职业技术学院毕业的杜伟峰来到大柱山隧道二工区,成为实习生。他每天到隧道掌子面,跟着老职工学习施工。隧道掘进过程中,杜伟峰熟悉了施工流程。

  意外突降!掌子面左上角突现直径约20厘米的溃口,暗红色的泥浆喷涌而出,溃口越来越大。当时,杜伟峰正在指导工人打孔、装填炸药。杜伟峰来不及多想,迅速组织工人撤离,刚到安全处,掌子面就被泥石流冲毁。

大柱山隧道建设者在处置涌水。牛榮健 摄

  “溃口越来越大,掌子面附近一台20来吨重的挖掘机被涌出的泥浆推出几十米远。”杜伟峰说,如果没快速撤离人员,后果不堪设想。

  中铁一局大瑞铁路项目经理部总工程师刘昕华火急火燎赶来。他说,打隧道不怕硬就怕软!勘探时知道有断层,没想到隧道围岩如此脆弱。

  进口端掘进工作叫停,大家开始清淤。断层核心地段156米,绕行不可能。洞外工棚里灯火通明,专家和技术人员彻夜研究解决方案。“那段时间,我经常掉头发。”刘昕华无比焦虑。

  中国铁路昆明局集团公司多次邀请专家到现场调研、指导。专家到现场调研后认为,在“燕子窝”断层里打隧道,就像在豆腐脑里施工,最重要一步是要让围岩坚固起来,“把豆腐脑变成冻豆腐”。经研讨,基本确定向围岩内注浆,提升围岩等级的方案。

  刘昕华说,最终采用高压动水分段引排超高压聚合注浆工艺施工:工人先用高压注浆设备,通过极大的压力把突涌出的泥浆顶回去,同时注入水泥,实现让泥浆变成混凝土的效果,再一点点掘进。

  2011年10月,安全顺利地通过“燕子窝”断层核心156米地段。“掏过燕子窝,别的隧道就不怕了。”杜伟峰说。

  划船打隧道

  2014年6月4日4点多,电话铃声把刘昕华惊醒。

  当时,三工区负责的出口端隧道进入反坡段,因掌子面高,贯通面低,掘进线路得走一条“下坡路”。听到值班员说“掌子面突然发生涌水,瞬时水量超过每小时1800立方米”后,刘昕华吓了一跳,紧急奔往现场。

  水往低处流,向掘进处涌,反坡段施工排水难度大。“还没建起有效的梯级排水设施,处置不及时,就会淹井,掌子面也会淹没。”刘昕华赶到时,水已齐腰深,从掌子面向外淹了百余米。

  刘昕华和同事快速制定方案,指导工人装水泵、接水管……早上9点多,才勉强实现涌水和抽水平衡。3天左右才把水抽得差不多,掌子面恢复施工。

  隧道进入反坡段施工后,在隧道出口端发生涌水司空见惯,水“多到能行船”,工人常划着船去掌子面。“可以说是在水洞里掘进!”三工区经理陈志强说,从洞口开始2.7公里处进入大反坡,反坡施工段近6公里,涌水抽排难度极大。

  “掌子面的水位,约1分钟就上升10多厘米。”陈志强对一次参加水害抢险记忆深刻:掌子面向外200来米被淹。

大柱山隧道建设者在隧道中划船查看地质变化。牛榮健 摄

  这时,电源切断,隧道里黑乎乎的,回荡着水流声。为搞清楚掌子面情况,高飞和几位同事划着皮划艇进到掌子面。观测时,水位继续上升,坐在艇上,伸手可摸到拱顶。这一次涌水,让出口端施工停了1个多月。

  经过多次涌水,项目部积累起丰富的“驯水”经验,在出口端反坡段,先后建7级抽水泵站,50多台大水泵和几十台小水泵接力,基本解决反坡排水施工的难题。

  中铁一局大瑞铁路项目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刘小荣说,10多年间,隧道总涌水量3.46亿立方米,用坏140多台抽水泵。

  靠冰块降温

  随着出口端的掘进,隧道渐渐进入高地温段。“刚开始不觉得‘高地温’高。”陈志强说,隧道温度28摄氏度左右,有点热,但还能承受。

  随着掘进,洞内温度不断升高,环境温度常年维持在40摄氏度左右,喷浆作业的时候,拱顶温度超过50摄氏度。隧道内常年涌水,高地温段的湿度在80%左右。赵振锋说,施工者像在桑拿房里工作。

  项目部每天使用冰块降温,一次放好多吨,工人干一会活后,要到冰上降温,这些冰3个多小时就会融化完;一个班次3小时,喝上十几瓶水,汗水直流,全身湿透……

大柱山隧道建设者用冰块降温。牛榮健 摄

  在平导检查出口端隧道掌子面注浆施工时,三工区的徐国军为不耽误施工进度,在隧道里连续工作近30小时。汗水长时间进入眼睛,眼睛都肿了起来。通风条件差,加上连续工作,最终徐国军晕倒了。工人们七手八脚抬起他,迅速把他送到洞外。呼吸到新鲜空气后,徐国军慢慢醒了过来。

  徐国军这样描述与高温战斗的情景:冰就放在作业面前,工人热得受不了时,就抱着冰,或者拿起冰块往身上贴。

  为降低温度,改善洞内施工环境,中铁一局大瑞项目经理部找到一家制冰厂,购买冰块送进掌子面。三工区物机部部长李春风说,专门买了台农用拖拉机运输冰块,共消耗冰块上万吨。

  2022年7月22日,云南大理至瑞丽铁路大理至保山段正式开通运营,云南省保山市结束了不通铁路的历史。据介绍,大瑞铁路是中缅国际大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全长330公里。建成通车后,大理至瑞丽的旅行时间将由约7个小时缩短至约3个小时。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