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像一束光,温暖着身边每一个人

2021-06-22 13:22:20 来源:央视网 作者:吕向蕙 朱红艳 责任编辑:王一 字号:T|T

  6月1日是戴君义值班的日子——

  4:50,起床给刚刚做完手术的妻子和80岁的老母亲准备早餐;

  6:00,驱车前往30公里外的特警支队;

  6:30,到单位,帮着给队员们准备早餐;

  7:30,对值班室、办公区进行清扫、消毒;

  8:30,参加交班会;

  9:00,进入值班室,清点备品、检查设备、查阅值班记录、了解当日工作重点;

  10:00,去食堂查看午餐准备情况;

  10:03,返回值班室,突感身体不适,瘫坐在沙发上……

  这是戴君义在岗位上的最后5个小时。

  当日,因突发大面积脑干出血,戴君义被紧急送往医院,终因抢救无效,于6月2日15时08分不幸辞世,年仅53岁。

  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倒下前三分钟,他还去食堂,说天儿太热,让厨师给队员们准备点爽口的小菜。”

  6月1日,民警邓怀义跟戴君义搭班。10时,戴君义说去后厨看看,让邓怀义别离开值班室,可没过两分钟他就回来了。

  “我从监控里看到他进门时腿脚有点不协调,就问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那时,他已经说不出话了。”邓怀义第一时间拨打120,并在医生指导下作问询,此时的戴君义已经只能点头摇头了。“我跟着120救护车把戴师傅送到医院,可他再也没能回来。”

  战友们怎么也不相信,那个乐于助人、整天笑呵呵的戴伯,就这么走了……

  “早餐,戴师傅还给我们炒了鸡蛋,炸了油饼。出门上岗前,他还问我要不要把水再热一下,说喝凉水伤身体……”特警张磊鹏发文缅怀戴师傅,“这竟是跟戴师傅的最后一次对话,以后再也吃不上他做的饭了。”

  2019年11月,戴君义被调到特警队。考虑到他的身体和家庭困难,领导把他安排到工作相对轻松、作息有规律的值班室,可闲不住的他不仅没有“养老”,还利用自己的经验做好传帮带。

  特警支队政委刘国斌介绍,看到队里忙不过来,戴君义主动请缨协助做好后勤和食堂管理工作。从食品采买、入库到卫生监督,他样样上心,有时还亲自下厨,给队员们换换口味。

  戴君义常说,特警队小伙子多,只有吃好了有个好身体,才能完成高强度工作。有队员出外勤错过饭点,他总是为他们煮上一碗热汤面。有时队员回来晚,怕麻烦他,说点个外卖就行,他却追着队员说:“煮碗面条不麻烦,总吃外卖不健康。”

  58岁的民警张清涛,脑梗后走路不方便,经常是戴君义用私家车把他从单位送到公交站。6月1日,戴君义还问他要不要送,“这么好的人,怎么说走就走了呢?”张清涛十分难过。

  戴君义暖心的小事很多,总是在别人需要的时候伸出援手。

  专门请假到天津参加戴君义告别仪式的来自成都的朱先生回忆起和戴君义的第一次相遇:“2009年,我还是天津理工大学大一的学生,乘车途中发现钱包不见了,是戴师傅给身无分文的我补了车票、买了饭,并一路照顾到学校。我觉得他不仅热心、能聊,还有满满的正能量,我的职业选择和从事的公益活动受他影响很深。”

  随身背包里装着针管、胰岛素和水果糖

  “我是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往哪搬。”这是戴君义的口头禅,也是他工作生活的真实写照。

  从警32年,戴君义先后在天津站派出所、巡警队、乘警队、芦台南警务区等多个岗位工作过,从市区大站派出所到偏远警务区,值乘的列车也都是条件艰苦的绿皮车,他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干一行、爱一行,在平凡的岗位上践行着从警誓言。

  1992年,戴君义调到乘警队,值乘天津至哈尔滨的K1547/8次列车。“这趟车是队里的重点列车,特别是四平区段,治安状况曾经很不好。”曾经的搭档陈忠宇至今记得,他和戴君义刚跑这趟车时,也发生过几起案子。后来,每当列车快到四平时,戴君义就在车厢盯着,一盯就是半夜,时间长了,“贼都躲着他。”

  2009年4月1日,天津新开一趟到成都的K257/8次列车,往返四天三夜,是乘警队值乘线路最长、治安最复杂的一趟车,戴君义被选调到这趟线上担任乘警长。绵阳至江油治安形势复杂,他就换上便衣,深夜蹲车厢里打现行;十堰至安康间随车叫卖的多,他就带着战友一遍遍不停巡视、宣传。

  年复一年,戴君义值乘的列车由乱到治,见证着他和战友的辛苦付出。

  天津乘警支队副支队长杨旭告诉记者,戴君义21年来值乘的都是绿皮车,“跑哈尔滨,冬天在零下三十多度的东北穿行,车里车外一个温度;跑成都,夏天车厢内有50多度,巡视一趟,人就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那时,戴师傅就已经有糖尿病,开始注射胰岛素了,可他跟谁也没提过。”

  戴君义最喜欢跟年轻民警讲的也是这段经历,他常说:“扒手也会观察人,只要你勤巡视,他们就下不了手,时间长了,他们就绝对不敢上车。”

  2013年8月,津秦高速铁路进入最后联调联试阶段,急需会开车的业务骨干,戴君义主动加入滨海站派出所筹备组。

  滨海站管辖的线路并不长,但穿越村庄、河流,25个保安岗亭,21处重点设备设施,一圈检查下来接近200公里。当时的滨海站还在施工,筹备组没有办公地点,队员们每天一大早就出发,带上水和面包,中午饭基本上就在线路上解决,有时忙起来,吃饭没有点。

  “筹备组成员是从不同单位抽调的,谁也不知道戴师傅有糖尿病。”天津铁路公安处宣教室民警吴庆伟曾和戴师傅一起工作。他说,每次吃饭的时候,戴君义总是拿着自己的包到车后面去。开始谁也没注意,后来有一次他无意间通过后视镜,发现戴君义从包里掏出一个针管往肚子扎,才知道戴君义罹患糖尿病多年,需要按时吃饭、定时注射胰岛素。

  面对战友们的关心,戴君义乐呵呵地安慰大家:“没有啥大问题,自己装备齐全,随身包里常备针管、胰岛素和应急的软糖。”

  2014年,津秦高速铁路开通,戴君义又主动到最偏远的芦台南驻站点。那里紧邻村民的垃圾站和养殖场,不仅臭气熏天,就连饮用水也要到村子里打。

  可戴君义从来都不把这些事儿挂在嘴上,他走了以后,大家你一件我一件说起来才知道……

  他爱家人,更爱警察这个职业

  工作中兢兢业业的戴君义,也是家里的顶梁柱。

  戴君义父亲早逝,今年80岁的老母亲一直跟他生活在一起。老人心脏做过支架,由于小脑萎缩,脾气像小孩,从不吃剩饭。一向孝顺的戴君义,每次做好饭都让母亲用手摸摸,告诉母亲是新做的。

  戴君义的妻子韩梅两年前患甲状腺癌,今年5月又做了胃静脉切除手术,吃东西忌口多,戴君义就经常做些顺口的手擀面。妻子怕他太累,让他一次多擀点冻到冰箱里,可以随吃随煮。但戴君义担心冻面条煮不透,妻子吃了不消化,还是坚持每次都现给她擀。

  “1号早上上班前,他还给我做了手擀面、炒了一大盒番茄酱,给婆婆做了爱吃的圆白菜炒虾仁……”在爱人韩梅眼里,戴君义几乎是个没有缺点的完人,“对工作认真负责,对同事有求必应,对家人更是无微不至。”韩梅说,自己甲状腺手术后,脾气有点急,可丈夫从没跟她红过脸。“我们在一起的每一天都让我感动,我知足。”

  家里的困难,戴君义都想办法自己解决,不耽误工作。上个月爱人手术,老母亲一人在家,戴君义就给家人排班,轮流照顾母亲,自己没请一天假。

  家人也都理解他对职业的热爱。当警察第一个月,他就把全部工资买成糖果,发给亲戚、朋友和邻居,告诉大家他是一名人民警察了。刚当警察那几年,他走到哪儿都穿着警服。微信圈不多的几篇文章,几乎都跟警察有关。

  了解他的战友留言调侃他:“就怕别人不知道你是警察。”

  他常说,警察这个职业不是什么人都干得了的,这身警服不是谁想穿就能穿的。韩梅说:“这种荣誉感是刻在他骨子里的,女儿受他的影响,一上大学就申请入党。”

  戴君义的女儿在国外读研究生,为了不让她难过,家人对她隐瞒了父亲去世的消息,但她还是从戴君义单位的公众号上知道了。“三年没有看到爸爸,怎么也不相信从此没有爸爸可喊了……”听着女儿在电话里泣不成声,韩梅说自己心在滴血。

  但她还是安慰女儿:“爸爸太累了,这回他能歇歇了。”

  (吕向蕙 朱红艳)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