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后黔灵山散忆

2022-06-24 09:40:06 来源:《小康》•中国小康网 作者:刍荛山人 责任编辑:李煦 字号:T|T

QQ截图20220624101226.png

  端午刚过的周末,一时兴起夫妇清早去登游黔灵山。刚出门尚有毛毛细雨,带伞到公园大门时雨已歇,纵然连坡池塘里的流水因雨荡而混浊,但淡薄柔和的阳光间或洒下,微风徐徐,树叶与花草浴雨后之清芬袭来,也觉神清气爽。

QQ截图20220624101312.png

  行到九曲径石碑处,竟发现黔中书魁陈恒安大师题此碑文时值端阳,湿漉漉的深邃环境让人顿生雅趣,遂踩着涓涓细流拾级而上。

QQ截图20220624101343.png

  黔灵山乃黔岭之魅,公园占地400多公顷,群峰与峡谷之落差300多米,海拔睥睨四野的大罗峰华盖苍翠,白象岭神秘幽深掩映着香烟缭绕的弘福寺,猕猴嬉戏在茂密浓郁的森林中;古韵犹存的石梯与不拘一格的参天古树,与奇形怪状的钟乳石,拥抱着麒麟洞,越墙之抱竹左右摇曳;起伏盘旋之山路串起诸多井石亭台,山麓里涧水飞瀑逗引着红嘴绿爪,叠翠风荷旁花树招摇;山脚下黔灵湖碧波荡漾,人民英雄纪念碑傲然挺立,一切都亲切自然而原始沧桑。方圆百里之优美林园竟镶嵌在金筑中心,贵阳有如此得天独厚的心脏,恐怕会恨煞中原很多数百万人口的大城市呀,岂不让人感慨万端!

QQ截图20220624101417.png

  九曲径24拐盘旋而上,沿途多石壁为碑,篆刻着若许佛门箴言与偈语,尤其那一尊4.5乘3.8米的摩崖石刻虎字,气势磅礴,灵动与霸气并存,据说是清代镇抚贵州的将军所题,搭配弯曲的禅道相映成趣,不知隐喻着佛门什么公案。生长于斯的我自幼就憧憬神秘的黔灵山,儿时记忆最深的恐怕就是登九曲径且摩拜这栩栩如生的虎字,也不知多少次爬上去抚摸石刻造型留影了。

QQ截图20220624101442.png

  气喘吁吁中见亭翼然,匾书“洗钵池”,可惜亭后那一泓清泉已被人猴糟蹋得面目全非,孩童曾经的嬉戏已成找不回的旧事。幸好董必武主席的“黔南第一山”碑文仍傲然醒目,是啊,上百年来居住过贵阳之世人,哪个不崇仰迷恋此山之神奇灵秀呢?自小生长在老城区的孩子们,又有哪个没在此山留下过童年趣事呢?

QQ截图20220624101533.png

  登临佛境,弘福寺扑面而来,这座位列十方丛林的宝刹已建寺三百五十年左右,一看朱墙碧瓦,雕梁画栋,曲廊迂回,香火鼎盛,仿佛有神灵护佑!殊不知“文革”中被毁损得不堪入目,我们一群顽劣无知的小屁孩几乎爬遍几座残破的庙宇,那些泥菩萨和法物不知哪儿去了,正好方便在大雄宝殿里拉网打羽毛球,如今想起来十分悔愧而好笑。眼下目击一些年轻人甚至小孩貌似虔诚跪拜礼佛,心里颇不是味道,佛本无心,求者有意,但愿只为求得心安也罢了。

QQ截图20220624101605.png

  记得九十年代曾陪外省贵客在方丈里拜谒慧海法师,曾轻狂地琢磨过墙上那幅狮吼画及所题——“野猫儿千声叫卖,活狮子一口全吞”,实在不解内涵便斗胆问法师。老和尚正襟危坐道:此是一句佛家偈言,表意野猫叫破嗓子也不知在兜售什么,勇猛的狮子擒到食就一口吞下,实谓凡俗者纵然拼命唠叨,也道不出半点真谛,大根性者有金刚智慧可顿悟天理;就像邓公推行的改革开放,很多人不解深意,只有明白人才能悟出个中三味;此开示犹如棒喝,立即让一众听官禁不住边鼓掌边陷入沉思。

QQ截图20220624101636.png

  步出寺庙西便门,一眼就看见对面那清幽静雅的“灵山茗院”,一排仿古回廊中间紫红山门半开着,我可是对里面太熟悉了!跨世纪前后十几年里,每个周末都会乘兴登游,十余个亲朋好友次第到此品茗聊天。庭内古物盘坐,山环水绕,盆栽钵种各类奇花异草,几株参天古树掩罩着琉璃亭阁与石板小院。

QQ截图20220624101723.png

  我们通常围坐于树下慢饮细聊,话题涉天地人文风花雪月、古往今来盛衰荣辱、世间庞杂街谈巷语,既畅心爽怀,也娱情博兴,还频诉职场咸淡及胸中块垒。有时会仰首望天,婆娑树影透下金光引人遐想;有时则聆听隔岸传来佛寺钟经,禅意飘渺;有时默观邻座远客,琢磨零星飘来的奇思妙想;有时笑迎矮墙上悄然而至猕猴,喜憨态可掬;有时起身踱步,吟诵感悟门楣上触目佳联。一般到中午,虽茶淡意未尽,也只得吃顿凡尘午餐后返家。往事只能回味啊,如今即便仍有此雅兴,也许没人愿意奉陪了。

QQ截图20220624101753.png

  转过塔林,没时间抖擞攀上瞰筑亭,再一览林城盛景——儿时每每有君临之感,指指点点,尤其是辨认自幼生长的街道楼房,如今早已面目全非。却无意中看到旁边的洼地里青草漫漫、水塘怏怏,裸露的泥石有些枯黄,好像几十年没变过,让人有点纳闷。走过北坡山路,远望头桥方向的高架桥与拔地而起群楼,不知圣泉被掩藏在多少钢筋混凝土之中,联想到山南那一栋栋冒出峰岩的高楼,眼前这郁郁葱葱的山岭不由黯然失色,莫非这就是山中有城、城中有山?

QQ截图20220624101821.png

  沿着山间公路,避过乞食的一群群猕猴,正好可以俯瞰那一汪碧绿的湖面。感觉黔灵湖上游人甚众,湖上游船点点如缀,这是小时候学会并经常来游泳的地方。忘不了三个黄口孺子下水玩耍掉进坑里,幸得同行老大哥及时捞起;忘不了初学游泳抱着橡皮篮球扑腾到水中央,竟无意中踢掉了挚友怀中依托,天助他居然抢回奋力重生;忘不了毛头小子叽叽喳喳在洪桥下戏瀑,因禁止游泳被凶狠的管理人员抓住之尴尬;忘不了技艺娴熟后纵横远渡,扑向茶亭寻找击水三千的豪迈;忘不了成瘾后常常穿过黑暗隧道去黔灵湖,即便有电筒火把仍然碰得头破血流仍无退意;当然也忘不了小学期间,期盼着清明节能兴高采烈带着干粮,沿着山间小路鱼贯到烈士纪念碑扫墓的愉快情景……

QQ截图20220624101852.png

  转到杖砵峰动物园外面平台处,极目满山光秃秃一片狼藉,被猕猴破坏的景象触目惊心,除了搬不倒的树干外,岩石与砂砾一坡坡裸露着,荒蛮无度!只见欢快的猕猴飞来荡去,拦道索取食物后跑开享用。于是再没有心情入园,再去回味感受儿时那些狮虎豺狼咆哮的激动,观赏那些孔雀梅花鹿绚丽色泽的欣喜,惊诧那些蟒蛇熊罴凶狠暴虐的震撼。。

QQ截图20220624101920.png

  据说近年来猕猴伤人夺食事件屡有发生,故原本可以穿行的林间小道被封拦,到处写着进入危险告诫。我们曾经爬遍黔灵山所有峰岭,尤喜爱从这里翻越山巅到弘福寺旁喝茶,沿途偶尔会遇到猴群,但哪会有这么多顽猴!记得1998年曾跟随中央大领导入山戏猴,他说省会城市中心公园野生猕猴如此保护良好,悠然自得,真是华夏一绝!

QQ截图20220624102007.png

  步下一百多级山坳石梯,绕过宽敞且钟乳石栩栩如生的麒麟洞时拱手相揖,洞外是明嘉靖年间就建成的庙宇白衣庵。枕石映树的门楣依旧清幽典雅,不过这里最知名是羁押过张学良杨虎城将军,内中张学良故居设有宝贵的图片展览。在职期间难免多次带客人到此参观,也算公园里有纪念意义的知名景点。

QQ截图20220624102038.png

  顺着山湾,林深坡陡的两山间几十米宽的一片片水塘顺路跌宕而下,池中一群群红黄井鲤正享受着游人喂食,对岸几只白鹤悠闲地在水边嬉戏。不一会穿过1946年蒋介石与张学良会面的三岭湾别墅外,前面是较为宽敞的坝子,偌大的平地被树木分割成几块,那些集体唱歌的、奏乐器的、跳舞的、打太极之类健身操的,不一而足。其实整个公园里到处都有,此起彼伏显得喧闹,偶尔听到鸟叫才会找回久远的幽深苍凉。

QQ截图20220624102100.png

  怪不得人称黔灵山公园为市民公园,平均每天入园3万来人,专程锻炼者纷至沓来,游览观光者稀稀拉拉,还间杂朝拜香客。于是产生了几个疑惑:一是虽然深得广大市民喜爱,可作为偌大山体森林公园,那么多人聚集与流动,尤其是各种噪音不绝于耳,城市绿肺功能哪儿去了?能轻松得到的悠远静谧躲起来了?忙碌烦躁后养心匀气之后院何在?

QQ截图20220624102125.png

  二是尽管城市公园野生猕猴活泼可爱,增添了旅游情趣,但也到会养痈遗患,如今已经泛滥成灾,不仅威胁游客,还破坏了环境与生态,连千年古树与珍稀物种都面临不虞,再不强行开展计划生育后果将不堪设想。

QQ截图20220624102152.png

  三是号称黔省宝刹的弘福寺,一直被山城官民和游方弟子奉为佛门圣境,如今香火虽未减,但寺庙周围人声鼎沸,大声喧哗着跨净地登象王岭之人络绎不绝,更有趣者黄粱碧瓦间,长毛红腚的猕猴在不二法门旁窜上窜下,还不时发出怪声,似乎也在弘佛大愿,救人救世!不知建寺的赤松和尚在佛塔里会作何想?祸兮福兮,内中有悟空大师也难讲……

QQ截图20220624102216.png

刍荛山人2022.6.20

  于筑城傍松斋落笔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