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未全开月未圆”不是曾国藩的

2022-05-23 17:26:47 来源:《小康》·中国小康网 作者:韩可胜 责任编辑:容与 字号:T|T

  来源:小康特约

  说真的,我不想蹭热点。只是,正好喜欢诗词和节气,忍不住要说一下。

  首先,21日传的那首诗“花未全开月未圆,半山微醉尽余欢。何须多虑盈亏事,终归小满胜万全。”我不评论好坏。有人说是曾国藩的,当然不是。北大满哥说,是他借曾国藩的名言续写的三句。其实,第一句也不是曾国藩的,只不过曾国藩引用过罢了。

十三日吉祥院探花

(宋)蔡襄

花未全开月未圆,看花待月思依然。

明知花月无情物,若使多情更可怜。

image.png

  这就是著名的《山堂诗帖》,北宋名臣、著名书法家蔡襄1066年所书。有人说藏在北京故宫,有人说藏在台北故宫。不知道,反正不在我家里,我只有影印本。

  吉祥院是什么?北宋都城开封的一处名胜,一座寺庙。这寺庙有两种花名闻当时,一是梅花,二是牡丹。赏花季节,人潮汹涌。

  蔡襄这首诗,写在农历三月十三日。抢在“花未全开月未圆”的时候,不仅仅是为了避免熙熙攘攘的人流,诗人都敏感,想赶风气之先。唐诗说:

城东早春

(唐)杨巨源

诗家清景在新春,绿柳才黄半未匀。

若待上林花似锦,出门俱是看花人。

  两相比较,可以看出来,宋诗和唐诗的差别:唐诗写实、抒情,宋诗写实、说理。蔡襄说了人生的一个道理:盛极而衰,物极必反。所以最好是一直处在上升的通道上,不要到达顶点。某些职业的人最喜欢这么想。但这其实也是一厢情愿,似乎不太可能。大自然的有情恰恰体现在无情之中。

  晚清名臣曾国藩,特别喜欢蔡襄这句“花未全开月未圆”。他在写给弟弟的家信中是这样说的:

  平日最好昔人“花未全开月未圆”七字,以为借福之道、保泰之法,莫精于此。

  至于节气中“有小暑,就有大暑;有小寒,就有大寒……唯独有小满,没有大满”,这个意思,我在2017年5月21日文章《【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今天小满,为什么没有大满这个节气?》也写到了。是原创还是借鉴别人的,不记得了。反正我没有诉求。如果所写的东西对人有所启迪,也很好。但我支持原创,反对抄袭。(作者:韩可胜)


《【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今天小满,为什么没有大满这个节气?》全文如下:

插秧歌

(五代)布袋和尚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

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今天小满。熟悉二十四节气的人都知道,有小暑就有大暑,有小雪就有大雪,有小寒就有大寒。大和小是相对的。唯独在小满之后,没有大满。这是为什么?

image.png

(本文图片据公众号“设计目录”)

  小满的含义,是说小麦开始灌浆,还没有完全饱满,所以只是小满。中国地方广,南北差异很大,后来南方人说,不对啊,小满是指水田的水比较多了,可以插秧、栽水稻了。嗯,有些牵强,也有些道理。

  可惜,遗憾的是,虽然中国人主要靠水稻和小麦过日子,但是描写水稻和小麦的诗词倒是特别的少,好的诗词尤其少。养育我们的东西,没有人歌颂,这很奇怪。就像每一个人都有母亲,在孝文化特别发达的中国,感恩母亲是常态,但描写母亲的好诗词特别少一样(除了孟郊的《游子吟》,还有什么写得好?),这都是让人不解的事情。如果你不信,想一想,梅花啊、荷花啊、菊花啊,明月啊、清风啊、青草啊……这些与水稻和麦子相比,几乎完全没有用的东西,倒是有无数人歌颂,而且一个比一个深情。水稻和小麦有灵,真是有点郁闷。

  今天念的这首诗,是五代后梁有布袋和尚写的。这个布袋和尚可是了不得的得道高僧。他的另一首《插秧歌》也很著名,充满了禅机:

插秧歌

(五代)布袋和尚

手把青秧插满田,

低头便见水中天。

心底清净方为道,

退步原来是向前。

image.png

  写小麦的诗词最著名的当是唐代白居易的《观刈麦》:“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诗歌有些长,就是写看人家割麦子。

  小满季节,自然麦子还没有割,灌浆逐渐到饱满,饱满之后到成熟,还有一个过程。但这时候,走到麦田深处,一股青青的麦香已经扑鼻而来。

  前几天从北京高铁回上海,出了天津,就是华北平原,大片青翠的农田,一望无际。工工整整的,从铁路路基开始延伸到远方。据同行者说,这无边的青翠就是小麦。突然涌出一份感动,一份安心,虽然土地抛荒大规模存在,但还是能看到大片的麦田,似乎每隔几个小时就要补充的肚子,还是能有保障。仓廪实而知礼节,大仙可不想饿着肚子念诗。

  中医认为,小满季节,是生长和消耗都最大的时候,补充营养最为重要。不要刻意减肥,否则身体会有所亏欠。可惜,小时候,这个时候,吃不饱乃至饿肚子是常态。

image.png

  我从小生长在皖西山区,以水稻为主粮,但小麦也是主要的食品,只是比例少很多。记忆中,在端午前后,用新鲜的小麦磨出的粉,来做小麦粑,这是很珍贵的东西。蒸好之后,左邻右舍都要送几个尝鲜。

  蒸小麦粑,有一道工序必不可少,那就是哥哥姐姐要去采新鲜的粑树叶——大仙至今不知道用的是什么树叶,采回来用剪刀剪成圆圆的形状,然后来垫在粑下面来蒸。蒸出的小麦粑,兼有小麦和树叶的香味,那是城市里的再好的馒头也无法复制的味道。至今,仍是常常思念,不知道这道工序失传了没有。

image.png

  小满季节,除了麦子,大多数植物都还是在成长过程中,没有成熟。但是大麦熟了。

栩菴力高士与同散步二首

(宋)白玉蟾

老槐苍苍嫩槐绿,小麦青青大麦黄。

燕已生雏莺已去,落花不管蜂蝶忙。

  “老槐苍苍嫩槐绿,小麦青青大麦黄”,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小麦无芒,大麦有芒。小麦做粑,大麦只能煮那种麦米饭,或者单煮,或者伴着一些大米来住,都象夹生饭一样很难下咽,完全没有大米饭的细腻和柔软。大麦还可以炒熟,磨成粉,冲兑在用米煮成的稀饭里面,倒是有十分的香味。这个季节,米是稀罕的东西,稀饭已经照得进人影,全靠大麦粉去填空——填肚子的空。“燕已生雏莺已去,落花不管蜂蝶忙”,由于青黄不接,我们这些正在饿肚子的孩子,已经顾不上燕子生雏,莺已飞走,更不会注意花和蜂蝶日子是好是坏了。

image.png

  最后再回答开头的问题,为什么只有小满而没有大满?其实后面一个节气“芒种”,应该就是大满的节气,同时忙着收获和播种。但是不叫“大满”。中国人认为,“水满则溢,月盈则亏”。所以,人生凡事不能“大满”,任何事物都有自己的发展极限,一旦达到或超过这一限度,就会趋于衰落,或者向自己的对立面转化。所以有“满招损、谦受益”“物极必反”之说。 所以有人说,小满,是最有哲学意味的节气。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