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胶片里存文脉 缩微抢救志传承

2021-11-30 08:13:17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陈雪 责任编辑:风华 字号:T|T


图为拍有古籍的缩微胶片。记者 陈雪摄/光明图片

“密度1.1~1.25、冲洗温度32℃、灰版1.35”。在写有这串数据的便笺下面,是一条黑白胶卷,从上面可以清晰地看到,胶片所拍的是一部古籍——在中国国家图书馆,这样的胶片存有超过2000余万拍(注:一拍为一张胶片)。

近日,记者从在国家图书馆举行的古籍保护工作媒体通气会上了解到,目前全国文旅系统文献缩微抢救工作已完成8800余万拍,胶片长度达7000公里;已累计拍摄抢救各类善本古籍、普通古籍、民国书报刊约20万种,书页约1.5亿页。

缩微抢救是古籍保护的重要方式

缩微胶片是古籍保护领域常用的材料,但对于大众来说,“缩微抢救”还是一个十分陌生的概念。

国家图书馆副馆长、国家古籍保护中心副主任张志清介绍,古籍的再生性保护有三种办法:一是缩微,特点是可以长期保存;二是数字化;三是影印出版。这三种方式需要共同进行、相互配合。

目前,无论是磁带还是光盘保存期都不是很长,大概每隔二十年就要重新拷贝转换一遍,而现在的无酸纸可以保存三到四百年,都不如缩微胶片,可保存500年以上。

缩微技术是目前国际公认的最为有效的珍贵文献长期保存手段,在文献保护保存方面有特殊优势:胶片储存占用空间小、保存寿命长、安全可靠、便于转化利用。据了解,根据国际标准化的老化实验,这类胶片要通过存藏500年以上的检验,才能符合相关国家标准的要求。

“这就是我们的缩微胶片,看上去和普通的摄影胶片没什么区别,但实际上差异还是相当大的。”全国图书馆文献缩微复制中心主任王磊展示了一卷缩微胶片,这种胶片与普通的相机胶片不同:上下无孔,画面十分清晰,肉眼可以辨识较大的图案文字。一卷35mm规格的胶卷可以拍摄500~700拍,普通的书页一拍为两个页面,也就是说,一卷手掌大的胶卷可以拍下1000~1400页文献。这小小的胶片身上有很多“技术含量”,从胶片拍摄到使用,整个业务流程就有78项国家标准和30多项操作规范来保证其传承留存500年以上。

王磊介绍,缩微摄影技术发展至今历史已超过百年,欧美一些国家早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就开始用缩微技术存藏文献,如国图早期对敦煌文献的海外收集和近期整理出版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庭审记录》,很多原始记录和素材都是通过胶片形式进入国内的。

“缩微技术并不时髦,但十分安全可靠。”缩微胶片忠实地记录了文献原貌,具有不可篡改性,因此,《中华人民共和国档案法实施办法》中明确缩微品具有与档案原件同等的效力。

我国缩微工作起步晚但成果丰富

“现在这个时代确实是一个数字化的时代,但是就中国来讲,我觉得起步确实有一些慢。”北京大学教授荣新江曾撰写《数字化关系到国家文化命脉》一文讨论古籍数字化的情况,他认为“数字化是一个国家战略”,同时也乐观地指出,“我们中国人多力量大,所以一旦着手开展这项工作的话,很快就能上去”。

我国的珍贵古籍文献缩微工作也是如此:起步相对较晚,但工作取得的成果十分巨大。

1982年,国家图书馆原馆长任继愈在山东曲阜参加学术交流活动时,看到一些珍贵古籍文献残损严重,惋惜心切,便向中央提出建议“采用缩微摄影技术对珍贵的图书、档案、历史文献资料进行抢救”,很快得到相关领导批示。我国珍贵古籍文献缩微抢救保护工作也由此拉开序幕。

提到缩微工作的紧迫性和有效性,王磊说,古籍文献保护对象主要分两方面,一是基于文献介质的保护,二是基于文献内容的保护,保护介质的最好办法就是将其置于符合古籍善本存藏标准的环境中,并尽可能减少不必要的触动。曾有古籍保护工作者测算,对于年代久远的珍贵古籍来说,每翻阅触动一次,对其造成的影响相当于正常条件下60年左右的自然老化的程度。但不触动古籍,蕴含其中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内容就无法得到有效利用与传播,古籍也就无法“活起来”,因此,对于内容保护的最好办法就是进行缩微拍摄,拍摄后的缩微胶卷可以很方便地进行数字化或影印出版,使珍贵古籍文献内容“化身千百”、广为传播的同时,最大程度避免或减少触动古籍原件。

1985年,全国图书馆文献缩微复制中心正式成立,我国开启了利用缩微技术规模化抢救保护珍贵文献的工作。据了解,三十余年来,先后有25家公共图书馆成为缩微中心拍摄馆,19家公共图书馆成为资料馆,共同取得了拍摄完成总量达8800万拍缩微胶片的丰硕成果。

最紧要的工作就是珍贵善本古籍的抢救保护。据了解,目前,在全国图书馆文献缩微复制中心已拍摄完成的20万种缩微文献中,有2.3万种属于珍贵善本古籍,《赵城金藏》、敦煌遗书等一大批国宝级的珍贵古籍善本均在其列。这项工作对中华珍贵古籍文献的抢救、保存、保护和传承都作出了重大贡献,国家图书馆发挥着重要的引领作用。

拍摄、冲洗、编目、拷贝复制、数字化……在中国国家图书馆,每天都有专业的缩微工作人员进行一系列的标准化操作,这里的缩微胶片库房只有2000平方米,却存藏了超过20万种缩微文献——这个数字每天都在增长,也将一直增长下去。因为我们的历史有多悠久,文献保护传承的工作就需要做多久。(记者 陈雪)

《光明日报》(2021年11月29日09版)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