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惧苦累脏,年轻女兽医用心守护动物健康

2022-09-20 10:35:26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作者:陈晨 张思洁 李亚楠 责任编辑:王一 字号:T|T

王盈盈(左)正在给奶山羊接种口蹄疫疫苗(7月6日摄)。本报记者李亚楠摄

  新华每日电讯报记者陈晨、张思洁、李亚楠

  27岁的女兽医吕烨,最初的梦想是当一名医生。高考时,她第一志愿填的是临床医学,却“稀里糊涂”地被调剂去了动物医学。

  一词之差,工作的对象和环境由此天壤之别。

  顶着7月的烈日,她和同事王盈盈穿上厚厚的防护服,戴着手套钻进了羊圈。一人搂住羊头,一人迅速将针头扎进羊的颈部,殷红的鲜血瞬间注入采血管。“采样回去做血清检测,排查羊是否患病。”抽完血,吕烨摸了摸羊头,全然不顾刺鼻的膻气。“羊和孩子一样,得哄着它。”

  在地处渭北旱塬的陕西省千阳县,吕烨和王盈盈是县畜牧兽医工作站8名女兽医中最年轻的两位,也是经常一同下乡的“黄金搭档”。整日与猪牛羊、鸡鸭鹅为伴,旁人眼中又脏又累的工作,两位姑娘却苦在其中,也乐在其中。

  “守护全县的动物健康,很光荣,也很浪漫。”王盈盈说。

  从实验室到羊圈牛棚

  动物无言,给它们看病,除了需要忍受腥、臭、膻,最难的是如何迅速、准确掌握病情。“尽管现在许多牛羊都佩有耳标,也有诊疗记录,但毕竟不能像人一样自诉症状。这就要靠兽医的眼力、经验和功底。”吕烨说。

  望闻问切,询问养殖户的饲养方式,观察病体的典型临床表现……在这些书本上学到的知识派上用场之前,兽医们首先要学会的是,如何保护自己不受伤害。

  不少初入行的兽医,都曾遭遇过被羊顶、牛踢的经历。汲取同事们“惨痛”的教训,从一次次实践中,王盈盈和吕烨慢慢摸索出了与动物的沟通之道。

  “先观察动物群体的状态。对异常个体诊断时,我们会对它进行安抚,比如顺着头抚摸,使之处于放松状态。遇到状态不佳的个体,有时还需要大家一起帮忙,用‘保定’技术将其固定住。”王盈盈说,其实,有时动物也通人性,“你对它好,它也会更配合你的诊疗”。

  与人们想象中“动物生了病、兽医便背起药箱出诊”不同,随着规模化养殖渐成潮流,动物医学的发展思路也从以治疗为主转变为以预防为主。

  “动物一旦出现重大疫病,比如高致病性禽流感、非洲猪瘟等,都是无法治愈的,只能集中扑杀。如果控制不住,就会给畜禽养殖产业造成巨大损失。”王盈盈说,她的主要工作职责,就是做好动物疫病的预防控制。

  千阳是畜牧产业大县,仅奶山羊存栏就有22万只。为了给畜禽筑起疫病救治的“防火墙”,王盈盈和吕烨一年的工作日程被安排得满满当当:春秋两季为所有畜禽打疫苗,进行集中免疫,1月、5月和9月重点对奶牛进行程序化免疫,常年持续开展奶山羊布鲁氏菌病监测。

  由春到冬,从实验室到鸡舍、羊圈和牛棚,她们几乎没有闲下来的时候。

  类似于人类社会出现疫情时需要做流行病学调查,“流调”也是王盈盈和吕烨工作的重要内容。

  一旦辖区内出现狂犬病、口蹄疫、布鲁氏菌病等病例,她们要立刻走村入户进行专项流调。如果疫病发生在周边地区,她们也要迅速开展紧急流调,为辖区畜禽设计防护措施,及时切断传播链条。

  危险与紧张,亦是兽医们的日常。有些病是人畜共患的,工作时需要“全副武装”,穿上厚厚的防护服。

  走进千阳县畜牧兽医工作站的实验室,一摞摞厚厚的畜禽流行病学调查资料,凝集着兽医们的心血。翻开其中一份奶山羊养殖场的档案,从产奶量、饲养方式到血清检测结果、疫苗注射时间,数十项内容被分门别类详细记录在案。

  王盈盈说,动物们的医疗档案,她视若珍宝。

  “和动物近些,心里踏实”

  “一个女娃,为什么要干这又脏又累的工作?转行不好吗?”

  34岁的王盈盈,已经记不清被多少人问过这样的问题。

  与“歪打正着”入了兽医行的吕烨不同,王盈盈从小就有一个田园梦。“小时候我在村里见过兽医给牛羊看病,觉得很有意思。高考时,我的第一志愿填的就是动物科学制药工程专业,研究生又继续学了动物医学预防兽医专业。”

  2013年从新疆农业大学硕士毕业后,王盈盈回到家乡陕西省渭南市,如愿进入合阳县畜牧兽医局,当上了一名兽医。此后,因机构改革,她被调整到行政岗位工作。朋友们都说“这下可以轻松了”,王盈盈却急了:“专业扔了可惜!不和动物在一起,还叫什么兽医?”

  2018年,通过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王盈盈来到距离家乡200多公里的千阳县,重操旧业。“做兽医,还是和动物近些,心里踏实。”她说。

  王盈盈一心扑在工作上的执着,也渐渐化解了亲友们的不解。

  2018年从西北民族大学毕业后,吕烨在西安当过宠物医生、干过销售,兜兜转转,最终还是回到家乡干起了本行。“女孩子做兽医,没有热爱是不行的。说到底,还是割舍不下。”吕烨回忆说。

  在县城做兽医,除了努力提升业务水平,如何与群众打成一片、成为养殖户信任的“名医”,也是这些青年女兽医需要面临的难题。“刚开始工作时,我讲的很多专业术语,养殖户听不懂,我也干着急。”谈及过往,吕烨忍不住笑了。

  跟随单位前辈下乡的过程中,吕烨学会了先“闭上嘴、睁大眼”,努力倾听养殖户的诉求,观察老师们如何与村民沟通。“一定要有亲和力。比如做流调,得翻译成‘了解情况’,群众才听得懂。”

  两位年轻人的到来,也给人员结构老化的千阳县畜牧兽医工作站注入一股新风。去年底以来,陕西部分地方疫情反复,工作人员难以下乡开展工作。吕烨和王盈盈一合计,开办起“千阳县奶山羊智慧服务”的公众号,直接上手写科普文章。夏季畜禽防疫技术要点、奶山羊传染性结膜角膜炎的防治、羔羊腹泻常见病因与防治……一篇篇文章言简意赅、干货满满。

  “老师这个称谓,沉甸甸的”

  今年1月,正值奶山羊产羔期,千阳县两个养殖场50多只羔羊出现不明原因腹泻。接到“急诊挂号”,王盈盈和吕烨迅速“出诊”。在排除重大疫病后,她们发现,由于担心羊羔受冻,养殖场没有做好通风,加之养殖员频繁更换,防疫措施没做到位。“这是养殖理念出现了偏差。要防病,既要做好保温,也要加强通风,只要把羊舍里的垫草铺厚就行。”吕烨分析。

  在她们的帮助下,没过多久,问题得到解决,养殖户打来电话,连声道谢。“得到群众认可,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候。”吕烨说。

  从事兽医工作近10年,王盈盈亲历了养殖行业的点滴变迁。“比如奶山羊,过去以散养为主,有的养殖户就是靠着墙根养几只,环境又脏又臭。现在都是规模化养殖,一些小型养殖场也有了移动羊舍,清洁、管理起来都很方便。”她说。

  随着兽医管理体制改革推进,基层兽医工作职能也在发生改变。千阳县畜牧兽医工作站站长李维东介绍,县级兽医站从过去以诊疗经营为主,转变为以承担疫病防控、畜牧技术推广和行业监管职能为主。

  相较于前辈们的工作,王盈盈和同事们肩上的担子更重了。她们既要保障全县的动物安全,也要保证畜禽产品的质量安全。“地上跑的、水里游的,这些养殖场,我们都要定期开展巡查。养殖档案填写、畜禽调运是否有检疫证、投入品来源是否正常等,都在我们的检查之列。”王盈盈说。

  入行这些年,最令王盈盈和吕烨骄傲的是,千阳县没有发生过重大疫病和食品安全问题。经过她们的技术指导,一些养殖户也提高了畜禽产量,增加了收入。“过去,少数人对兽医行业有偏见。如今,越来越多人开始认识并尊重这份职业。”吕烨说,现在,老乡们会叫她们老师,“这个称谓,沉甸甸的。”

  尽管还年轻,王盈盈和吕烨已经下决心要在基层扎下根来。“站里有几位老党员,一干就是半辈子,和许多养殖户都成了朋友,我也想成为他们那样的人。”吕烨说。(参与采写:张健)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