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创作 且歌且行!上海电影制片厂艺术委员会原副主任吕其明

2021-07-10 09:33:43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曹玲娟 责任编辑:风华 字号:T|T

1625774539769_1.jpg

  清晨起床、工作、早餐,工作、午饭、短暂午休,工作、晚餐、看新闻,工作、休息……生活如钟表般规律,半个多世纪以来,吕其明(见图,资料照片)一直在坚持着同一件事情——音乐创作。

  作为新中国培养的第一批交响乐作曲家,著名电影音乐作曲家,上海电影制片厂艺术委员会原副主任吕其明,先后为200多部(集)影视剧作曲,创作10余部大中型交响乐作品、300多首歌曲。从《红旗颂》到《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从《谁不说俺家乡好》(合作)到《微山湖》……吕其明创作的旋律,留在了无数人的记忆之中。

  “继承父亲的遗志,把自己的一切献给党和祖国”

  扑通、扑通、扑通……油灯下急促的心跳声。

  1945年的一天,15岁的吕其明庄严宣誓,立志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

  1930年5月出生的吕其明,10岁便随父亲到淮南抗日根据地加入新四军,先后在新四军二师抗敌剧团、七师文工团担任团员。

  吕其明入党的那一年,他的父亲吕惠生因叛徒出卖而壮烈牺牲。临刑前,吕惠生在狱中写下绝命诗:“忍看山河碎,愿将赤血流。烟尘开敌后,扰攘展民猷……”这对吕其明的一生产生了重要的影响,“我是踏着父亲的足迹一直前行的。继承父亲的遗志,把自己的一切献给党和祖国,就是我的人生信条。”

  从一名孩童成长为有理想有信念的革命青年,吕其明在战火中且歌且行。

  1942年春夏之交,音乐家贺绿汀从上海来到新四军二师淮南抗日根据地,在抗敌剧团指导工作。一天晚上,贺绿汀在树下拉琴,一曲终了,他发现了坐在不远处听得入迷的吕其明。

  得知吕其明只有12岁,贺绿汀笑道:“让你父亲想办法为你买一把小提琴吧,你现在正是学琴的好时候。”3个月后,贺绿汀去了延安,但音乐的种子已在吕其明心里深深播下。

  1947年,吕其明被调入华东军区文工团,分到了团里仅有的几把小提琴中的一把,心里乐开了花。后来不管部队走到哪里,他都时刻把小提琴当宝贝一样携带着、呵护着。

  1949年11月,吕其明脱下军装,转业到上海电影制片厂,在管弦乐队担任小提琴演奏员。每当演奏别人的曲子时,他都梦想着有一天自己也能作曲。1951年,吕其明调入北京电影制片厂新闻纪录片组从事专业作曲,从此开始了电影音乐创作。

  1959年,调到上海电影乐团任职的吕其明,在不脱产的情况下到上海音乐学院学习了5年作曲,系统地完成了作曲系本科的全部专业课程。

  “扎根于民族土壤,作品才有强大艺术生命力”

  “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微山湖上静悄悄。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唱起那动人的歌谣……”这首《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是吕其明为电影《铁道游击队》所作的插曲,至今广为传唱。

  1956年,《铁道游击队》开拍,26岁的吕其明看过剧本后,从作曲角度提了不少想法,均被导演采纳。但这首插曲怎么写,摄制组内讨论热烈,有的说要写一首抒情歌曲,有的建议写一首进行曲。

  吕其明提出:“我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看到过很多游击队员,他们都来自普通百姓。依我看,在他们口中,只有唱出具有浓郁地方风格的歌曲,弹土琵琶,才合情合理。”

  吕其明坚信“生活是创作的源泉”。他说,自己创作的秘诀,就是向人民学习,向优秀民间音乐学习。

  《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里用到了许多山东民歌的元素,这归功于解放战争时期吕其明在山东度过的几年时光。“当时写这首歌的时候,就像是打开了一扇闸门,水就喷泻而出了。”吕其明说,“没有任何的修改,真是一气呵成。”

  采风过程中积累的大量真实体验,在吕其明脑子里形成了内容丰富的“音乐库”。他说:“扎根于民族土壤,作品才有强大艺术生命力,才能得到广大人民的喜爱。”

  1965年,上海街头车水马龙;临街小房间里,吕其明伏案疾书。他接受了为第六届“上海之春”音乐会创作序曲的任务。这是中国第一部以歌颂红旗为主题的器乐作品。这一年,他35岁。

  领到这个光荣任务后,吕其明感到责任重大。长期在战争中的生活经历,以及在红旗下的成长经历,一幕幕画面跃入脑海:燃烧着的村庄,硝烟弥漫的战场,奋勇杀敌的战士,血染的战斗红旗和天安门的胜利红旗……回首往昔,吕其明热泪盈眶,乐思泉涌。7天后,《红旗颂》创作完成。

  《红旗颂》以音乐的语言,深情描绘了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第一面五星红旗冉冉升起的情景。吕其明说,“我所有的作品中,都融入了我对党、对祖国、对人民的热爱。只有这样的作品,与听众的情感有了交汇点,产生了共鸣,才能听得懂、传得开、留得下。”

  在1965年第六届“上海之春”音乐节开幕式上,《红旗颂》由上海交响乐团、上海电影乐团、上海管乐团联合首演,迅速传遍全国。此后的半个多世纪里,这曲激昂、磅礴、深情的音乐,刻进几代中国人的记忆里。

  “我一生就做了一件事,就是用创作践行入党誓言”

  多年前,南京雨花台烈士纪念馆请吕其明为纪念馆谱曲。吕其明很快应承下来,并与馆方约定不收取分文报酬。

  “我是烈士的后代,为烈士纪念馆创作背景音乐,义不容辞。”父亲吕惠生就长卧雨花台,吕其明将自己的感情倾注在这部作品中,每天五六点钟即伏案创作。半年后,一部深沉、委婉、令人思绪万千的《雨花祭》诞生了。之后,他又创作了《龙华祭》,献给为解放上海而捐躯的烈士们。

  在吕其明心中,“搞艺术是需要奉献精神的!”这些年来,他的代表作《红旗颂》在许多重要场合演奏,有人建议他收取版权费,吕其明却一直不同意。

  2007年前后,年逾古稀的吕其明决定写一部新的交响组曲——《使命》(合作),在音乐舞台上讴歌党的伟大历史征程。经过4年的创作,作品终于酝酿成熟,并在党的十八大召开之际推出。

  艺无止境,吕其明始终觉得1965年自己在创作《红旗颂》的时候“功力尚浅”。一直以来,他都在反复推敲、修订这部作品,终于在2019年定稿,献给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

  2020年,广大医务人员奋战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一线的事迹,让吕其明深受感动。他以电影《白求恩大夫》原创音乐为素材,倾力创作单乐章随想曲《白求恩在晋察冀》,作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的献礼作品。

  吕其明一生都在用音乐倾诉对“红旗”的挚爱。回想起当年在油灯下向党宣誓,吕其明说:“我现在91岁,我一生就做了一件事,就是用创作践行入党誓言。”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