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中国居住小康指数”调查:你租的房子还好吗?

2020-05-21 15:36:05 来源:《小康》•中国小康网 作者:袁帅 责任编辑:田小介 字号:T|T
摘要】“2020中国居住小康指数”调查显示,31.6%的受访者正在犹豫或者打算离开本地发展,24.4%的受访者表示身边存在受疫情影响而改变原定租房计划的情况。

  中国小康网讯 记者 袁帅 “2020中国居住小康指数”调查显示,31.6%的受访者正在犹豫或者打算离开本地发展,24.4%的受访者表示身边存在受疫情影响而改变原定租房计划的情况。

1590046491200890.jpg

▲北京东三环南路(摄影 / 贾琼)

  最近可愁坏了居住在北京东三环的陶诺,他整租了一套三居室,本来和两个室友合住了一年多也相处很好,但上个月其中一个室友因为工作原因要退租。陶诺已经在这里住了三四年,换室友也是常有的,但今年他再次转租房子时却发现,即使是在城市青年换工作、换驻地较为密集的三四月份,以往一周左右可租出的房子现在挂在网上近一个月也没有找到适合的租客。马上就要到给房东交租的时间,陶诺不仅要自掏腰包付两个房间一个季度的房租,还要退还退租室友的押金。“可能要和亲戚朋友借钱去补这个洞了吧”,陶诺无奈地说。

  租房无市  房客需求两极化

  陶诺的遭遇不是个例。2020年4月,《小康》杂志社联合国家信息中心,并会同有关专家及机构,进行了“2020中国居住小康指数”问卷调查,结果显示,31.6%的受访者正在犹豫或者打算离开本地发展,24.4%的受访者表示身边存在受疫情影响而改变原定租房计划的情况。另外,据公开数据显示,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租房平台自如友家已经为近7000名租客提供了短期续约一个月或便利退租的服务。

  在上海打拼的安徽人罗玉坦言:“现在公司不景气,与其挣不到什么钱还要支付高房租耗在这里,不如先回老家,过段时间再回来,或者到一些省会城市发展。”

  改变原定租房计划的具体情况多种多样,除了因为工作调动需要换房的租客,也有部分是因为小区封闭,不方便搬家等因素而延长租房合同的,甚至还有希望在租房市场低迷的当下“捡漏”的租客。在银行工作的90后小伙杨志刚便是其中之一。“我对目前租住房间的朝向一直不太满意,其他方面都还好,之前市场上是人多房少,我就没急着换,现在好多房子空出来了,我可以慢慢挑。”已经在七个小区看过房源的杨志刚如是说。

  网上自行出租不易,房屋中介的情况是否要好一些呢?我爱我家的业务员张琳琳表示,小区封闭阻挡了她们带客看房的脚步,“云看房只能是个初印象,最终签合同基本还是要实地考察后才行,小区封闭不好看房,我们也很苦恼。”遇到不到一个月就找到租户的房子,连中介都直呼:“太快了吧,恭喜啊。”

  润邦地产业务员告诉记者:“在特殊时期换房子的租客,一般都比较挑剔,否则都会适当延长合同,过段时间再换房。”这些原因导致中介手中滞留大量待租房源。

  半个月内看了十几套房的徐帅坦言,自己在目前的出租房住了两年,本不打算换房的,但春节期间室友的姐姐带着四岁的孩子来串门,这一来便不走了。“原本居住两人的两居室现在要住三个大人、一个小孩,除了每天孩子哭闹,厨房洗手间没有一个不是要抢着用,太烦了。特殊时期又不好赶人家走,她们不走,只能我搬家了。”由于并不是对房屋本身不满意才要搬家,以致几经看房后,徐帅还是觉得现在的住处除了“不速之客”外,各方面条件都是最理想的,“毕竟住习惯了”。

  此外,记者从链家、润邦地产等房屋中介了解到,疫情伊始的全国性“合租人员节后返城需以最后回城人员为准,全屋隔离14天”,以及近期的“在京合租室友如去外地出差,同屋全部人员均须隔离”的消息让部分租房者更加意识到了独居的好处,一居室出租屋的需求略有小幅上升。

  独居需求增加,希望租床位的租客也不少。网友“阿秀”不断更新求租贴,还加入了几个租房群,希望在北京大望路附近以800元的价格租到一张床。“我东西不多,有一张床就好。”在被告知这个价位只够群租房,而群租房在北京是明令禁止的,尤其是在现在这样的特殊时期后,“阿秀”也很无奈,“这可能是我能留在北京最后的希望了。”同样,从事医疗美容行业的朱虹表示,自己租住的主卧很大,稍微挤挤住两个人也没问题,公司降薪,不想换住处的她希望能把自己的双人床分一半租给安静、讲究卫生的姑娘。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