殡仪师卫艳茹:抚慰生命不管是逝去的还是活着的

2019-04-15 13:18:57 来源:央视网 作者:孙庆玲 责任编辑:田小介 字号:T|T
摘要】在工作的第12个年头,35岁的卫艳茹已经历过1万余场葬礼和告别。

  (一)

  当然,在最初选择这个职业时,卫艳茹并没有这么高的“觉悟”。她是个简单的人,当年填报高考志愿,卫艳茹选择了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的现代殡仪技术与管理专业,“只是觉得这个行业是个冷门,毕业后比较好找工作。”当时她的爷爷很支持她的这个决定,认为“这是个行善的行业”。

  2007年毕业后,卫艳茹便来到了北京市大兴殡仪馆工作,干过遗体整容、遗体火化、司仪、主持、引导员等。她记得自己来的第一个月,几乎每天都会哭,看到遗体会哭,看到逝者家属哭自己也会哭;每天会做梦,会梦到死人、遗体。

  当时同班的50人,约有一半一毕业就转行了,后又有因殡葬工作社会地位和工资待遇不高等因素陆陆续续离职的,但卫艳茹在这个岗位上一干就是12年。

  不少家庭讲究要在中午前,甚至天亮前将遗体进行火化,卫艳茹的工作时间也因此被前置了三四个“时区”。她已习惯每天早上5:00起床,不出意外的话6:10到岗,6:30正式开始她一天的工作——接待家属,核对逝者基本信息,安排家属站位,将悼词组织成文,然后开始主持告别仪式。

  眼下这个季节,卫艳茹的工作还相对轻松,但一般每天也需要主持两场。到了冬季,尤其是1月,被送来的逝者多了,相应的告别仪式也多了起来,她曾一口气主持过9场告别仪式。

  有的告别仪式上只有零零落落几位亲人,有的会有四五百人来参加,悼词有长有短,环节有多有少,也因此,短的告别仪式十几分钟就可以结束,长的也能持续1个多小时。不过短也好,长也罢,卫艳茹都不敢掉以轻心。

  “有的逝者身份证上的年龄和实际年龄不符,有的名字的念法需要和家属确认,比如名字里有个‘俊’,你不能说别人叫了一辈子的‘zun’(四声),你在告别仪式上念‘jun’(四声)。”卫艳茹一直觉得,一个人的葬礼只有一次,需要严谨认真地对待,要反复和逝者家属进行沟通,“哪怕说错一个字,都会觉得对不起逝者和家属。”有时连续几场下来,腰快鞠断了,腿都站麻了,整个人都虚脱了。

  尽管如此,误会还是难免发生。有人会误以为卫艳茹念错了年龄,恶狠狠地质问她,“眼睛像要喷出火来”,也有人因不满自己鞠躬告别的顺序当场发难,有时也会遇到情绪失控的家属,“一到这儿就骂我们挣死人钱”。

  刚工作时,遇到委屈,卫艳茹还会偷偷抹眼泪,现在她已将这些委屈事看淡,“也可以理解,或许这只是我们平平常常工作的一天,但可能是家属这辈子最难过、最煎熬的一天。”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