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跑好社会治理“最后一公里”?圆桌论坛上他们这么说……

2020-08-31 16:37:06 来源:《小康》·中国小康网 作者:陈秋圆 责任编辑:明晓 字号:T|T
摘要】8月22日,“2020中国社会治理与全面小康研讨会”在北京国谊宾馆召开。研讨会举行了以“社会治理‘最后一公里’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为主题的圆桌论坛,由清华大学社会治理与发展研究院秘书长蒋任重主持。

“社会治理‘最后一公里’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圆桌论坛上,与会嘉宾各抒己见。摄影/宁颖

  “社会治理‘最后一公里’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圆桌论坛上,与会嘉宾各抒己见。摄影/宁颖

  中国小康网讯 记者 陈秋圆  8月22日,由《小康》杂志社主办,清华大学社会治理与发展研究院提供学术支持的“2020中国社会治理与全面小康研讨会”在北京国谊宾馆召开。研讨会举行了以“社会治理‘最后一公里’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为主题的圆桌论坛,圆桌论坛由清华大学社会治理与发展研究院秘书长蒋任重主持。

  “基层社会治理的‘最后一公里’,和农村信息化的‘最后一公里’、电商的‘最后一公里’一样重要。如果‘最后一公里’没有做好,整个社会治理就像浮在沙滩上的架构,无法真正发挥作用。”蒋任重指出,社会治理的核心和难点在基层,要坚持问题导向,坚持创新发展,尽快推动社会治理现代化过程。

蒋任重主持圆桌论坛。摄影/宁颖

蒋任重主持圆桌论坛。摄影/宁颖

  针对这个话题,中共肇庆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王哲,大厂回族自治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缪小斌,遂昌县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陈裕琨,中共博兴县委政法委员会四级调研员郑杨林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副秘书长罗培,《小康》杂志编委、政务大数据中心主任、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基于数据赋能的基层社会治理现代化研究》课题组副组长张志先后进行了分享。

  中共肇庆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王哲指出,作为国家重大发展战略粤港澳大湾区中的一员,肇庆在推动社会治理过程中探索的项目有十个,涉及到街道、村、社区,一些涉及专项,包括生态系统的保护专项,还有一些涉及到产业、资源。此外,法院也在探索多元解纷的体系。“希望通过各地交流,结合地方实际情况,探索出肇庆的特色和路径。”王哲认为,各地在具体操作过程中需要考虑实际情况,肇庆既有山区,也有跟珠三角核心区交接的核心发展区,如何探索社会治理的工作,还有很长的路走。

  大厂回族自治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缪小斌介绍,大厂是离北京最近的少数民族自治县,离北京副中心最近的一个县城,县城不大,户籍人口13万人,加上“北漂”的10多万人,一共20多万人。小县城的规模为治理提供了便利条件,在治理当中,大厂2019年提出了“五治”融合,包括政治、法治、自治、德治和智治,大厂结合廊坊实际推出了“百姓说事,干部解题”工作平台,“最后一公里”就是老百姓有什么事都可以到乡镇工作站和村街说事室,解决烦心事、难心事、操心事。

  遂昌县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陈裕琨认为,社会治理不应该离开自己本地的传统,这样才能把治理做到老百姓心里去。这两年,遂昌快速发展在于继承了三大传统:一是红色传统,遂昌是浙西南革命根据地,是一座英雄的城市;二是生态传统,“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遂昌县所在的丽水市完成了第一个GEP的核算,再进一步转化为GDP;三是信用传统。《牡丹亭》的作者汤显祖是明朝遂昌知县,在他治下形成了信用文化。目前,遂昌在着力打造“信用村”的概念,在蔡和村进行试点,信访问题得以解决,同时也优化了营商环境,预防和减少矛盾发生。

  中共博兴县委政法委员会四级调研员郑杨林介绍,在社会治理方面,博兴县主要有有四大做法:一是一张统领,夯实一站式社会治理基础。科学整合了各个系统原有的网格,实现了多网融合,一网统筹。二是一个阵地统揽,构建了一站式社会治理体系。建立群众联系网格员,网格员联系综治中心、社会组织孵化中心、矛盾纠纷多元化中心的工作机制。三是一个系统统筹,提升一站式社会治理效果。建设网格服务管理信息平台,矛盾纠纷多元化解信息平台,一体化社会治理信息平台,三个信息平台的互相融合贯通,为矛盾纠纷的化解和社会治理提供科技支撑;四是一套机制通管,规范一站式社会治理运行。打造了社会治理的共同体,开展社情民意大调整,推动了问题处置的全闭环流程。

  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副秘书长罗培提出了五个“一公里”的概念。第一个要打破或者树立观念最后一公里的概念,社会治理根本目的是为了发展,发展要有良好的政治生态和营商环境,否则整个区域发展和社会治理会受到很大的制约。第二是机制上的最后一公里。不只是事后出了问题要去治理,而是提前预防,例如采取建立信用的方式。第三个是方式上的最后一公里。高级别的社会治理应该是以文化人,包括文明程度、文化理念、知识水平,荣誉感、归属感、满足感、幸福感得到提升。第四个是场域的最后一公里,即心理服务。解决了物和人的问题后,还要解决心理的问题。第五个是空域的最后一公里。从物理空间的空域向未来数字物理空域结合起来的大空域范围演进社会治理最后一公里。

  《小康》杂志编委、政务大数据中心主任、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基于数据赋能的基层社会治理现代化研究》课题组副组长张志指出,科技进步在催生发展,其中有两个是基础性的,即大数据和网格化。目前大数据各地都在做,效果往往是大屏都有,但平常好像没有用起来,可看不可用。很多数据也没有去除杂质,没有按照规则进行梳理,这样是支撑不了智慧社区建设的。至于“最后一公里”,他认为对应到县域,政策的原则性和灵活性要结合,县域要细化。另外,大数据网格要用起来,数据要打通,才能真正做到“最多跑一次”。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