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自己交给世界”的旅游博主 他旅行50多国年入过百万

2019-09-18 14:21:10 来源:新华网 作者:杨逸男 责任编辑:田苑 字号:T|T
摘要】“我是孙疯人,一个把自己交给世界的冒险者。”这是28岁的哈尔滨小伙孙昌建在微博上的自我介绍。三年来,他在丹麦、斯里兰卡、南非等50多个国家留下足迹,也尝试过潜水、蹦极、跳伞等不少极限运动。

孙昌建

孙昌建在斯里兰卡狮子岩(采访对象供图)

  “我是孙疯人,一个把自己交给世界的冒险者。”这是28岁的哈尔滨小伙孙昌建在微博上的自我介绍。三年来,他在丹麦、斯里兰卡、南非等50多个国家留下足迹,也尝试过潜水、蹦极、跳伞等不少极限运动。他成功地将旅游变成一项年入百万的事业,并期望自己的言行影响到更多的年轻人。然而,走上环游世界的旅程之前,孙昌建也曾经历过人生的“至暗时刻”,甚至患上了抑郁症。正是旅行让他渐渐治愈,才有了这个一米八二的大男孩在世界各地留下的阳光和欢笑。

  把爱好变成事业、玩着就把钱挣了?孙昌建挺着有些疲惫的身体笑着说,“没那么简单”。他坦言长期奔波让身体有些吃不消,偶尔重复的旅行体验也降低了新鲜感。他告诉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目前接下的旅程已经排到十月份。从西安飞回广州休整不到一周,他又前往秘鲁,中途回广州休整一夜后,还有缅甸的旅程等着他。

  3年旅行五大洲50多国

  从在南非拍摄大象和猎豹的刺激到在以色列古老的耶路撒冷哭墙回归内心的宁静,从捷克色彩斑斓的童话小镇到涌动着热情奔放的桑巴舞蹈的巴西街道……三年间孙昌建行走了50多个国家,足迹遍布五大洲。

  每次出行他都做了周全准备,也会和当地向导、居民充分交流,但还是会碰到一些意外。他印象最深刻的是过蒙眼道的经历。这是位于河南林州南太行山大峡谷一条非常狭小的通道,由悬崖上的细缝在长年累月的挤压和风化过程中逐渐扩大形成,不足一米的通道只够一个人爬过去。孙昌建说,“我们得贴着悬崖壁匍匐前行,旁边就是深谷,稍不小心就会掉下去。”在过其中一段时,他稍稍挪了下身上的背包,竟差点掉下悬崖。

  一次在蒙古游玩时,他因语言不通也遇到了不小的麻烦。孙昌建说,他当时正在一个公共广场放飞无人机航拍。因航拍区域紧邻当地某政府机构,结果他被警察带回审问了两个多小时。由于语言交流障碍,他没法解释清楚出行目的,直到当地一位向导出面。

  行走多国,孙昌建渐渐觉得不同的国家、地区总有一些“似曾相识”的景象和经历,“比如第一次看到雪山、火山会觉得很震撼,第五、第六次看,感受就没那么深了。”这种重复性给他带来了一些乏力感。“当然,我不会停止环游世界的脚步。”他告诉记者,自己最想去的国家是叙利亚。

  通过旅行走出心理困境

  长期飞越各国,孙昌建每次出行都会把所在地和国内的时差备注在微信名后,方便人联系。这和从前的他几乎判若两人。

  小时候,孙昌建的家里条件不太好,从小父母离异,他由爸爸和奶奶抚养长大。当过工人、摩的司机,卖过保健品的父亲经常外出,生活并不安稳。他回忆说:“那时吃饭几乎餐餐是白菜、土豆,过年才能吃上一顿肉。”上大学之前,他从未走出过家乡,也从没想过出去旅游。2014年大学毕业后因工作被派往甘肃兰州,在朋友的影响下,他才第一次用业余时间游历了西北。一年多的行走给了孙昌建极大的震撼,“接触了更广阔的天地之后,我才发现世界原来是这样的。”

  2017年成了孙昌建人生的拐点。有半年多时间,因为接连遭受投资泡汤、失恋、突然生病等打击,孙昌建的情绪坏到了极点,一度被诊断为抑郁症。他“什么都不想干,对什么都没兴趣”,甚至出现“意识恍惚、幻听”,对生活感到迷茫又无奈。身边的朋友一直想办法开导他,甚至硬拽着他出去徒步。在一次次大汗淋漓和身心劳累的徒步之后,孙昌建才渐渐走出那个不受控制的自我。“只要一闲下来,我就会想起之前那些痛苦的事;而徒步时不会想别的,只会专注于脚下的路和眼前的风景。”两三个月之后,他的情况开始好转,半年多后彻底治愈。那段时间,他认清了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人生的意义就是让自己走得更宽广。”他决定做自己喜欢的事,通过旅行变得更好。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