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方言与北京官话有何不同?专家解读

2020-06-30 20:56:58 来源:金陵晚报 作者:消息 责任编辑:田苑 字号:T|T
摘要】南京地处江南,方言却疑似“北方”,其实,南京只在六朝以前短暂通用吴音,在中国历史上长期充作官方标准语的“金陵雅言”,并非吴侬软语。

  南京地处江南,方言却疑似“北方”,其实,南京只在六朝以前短暂通用吴音,在中国历史上长期充作官方标准语的“金陵雅言”,并非吴侬软语。随西晋末期“五胡乱华,衣冠南渡”,大量中原贵族南迁,建都建康(今南京),中原音与当地话融合形成金陵土音,成为中古汉语音系一大代表音之一,现今南京话便在那时形成。

  明成祖朱棣迁都北京,带去的大量贵族、百姓均以讲南京官话为主。现今普通话、“北方官话”,虽是于清代中叶以北京官话为基础发展而来,但究其根本,还是以南京官话为基础而生发。因此,南京话有些方面与普通话很接近。

  南京话发音自有根源

  平心而论,南京话与普通话还是有诸多差异的,比如师读si、六读lu、拙读zhuai、伸读chen、寻读qin、露读lou等,普通话分别发音:shi、liu、zhuo、shen、xun、liu。老早夫子庙贡院街老牌水果店,民间惯称绿(lu)宝。

  再者,白、北等字差异更明显,白天,南京话读:(bai)天;北京,南京话说叫北(bai)京。洪武北路如果南京话发音发成:hongwubeilu就“夹生”。所以,操弄方言时如忽略细节,往往成为相声段子“包袱”,老南京就要笑话啦。

  有位退休教师俞思义,将潜心研究出的南京方言正确发音,一些独有说法和许多冷僻字的成果,推荐给关注母语的各方人士。笔者尤其赞赏俞老论点,南京方言不是充满错别字的地方语种。

   “两京”方言可谓同根同种

  北京与南京,相距甚远,为什么方言有颇多共同之处呢?

  了解历史渊源,就不难找到答案,原来“两京”方言同根同种。

  “两京”话中儿化音乃特色,韵味浓郁,碗儿、碟儿、筷儿、马子盖儿,一不小心就会从嘴角蹦哒出来。老南京人说今天、明天、后天这样发音,今(zhir)个、明(mer)个、后(her)个,北京人呢这样表述:今(jinr)个、明(minr)个、后(hour)个。吃饭时常听家中老人说,“快,拿个碟儿来!”南京话谓:der,北京话则言:dier,相差无几。

  南京口头禅“包圆儿”,北京人也常挂嘴边。意思是:把货物或剩余的货物全部买下;把责任或事情全部担当,是包揽、囊括的同义词。北京话包圆儿(音作:包yuer),南京话则是:包yer,也是略有区别。

  只要稍加留心就能发现,两地方言许多词完全相通。比方:对过(对面)、搛菜(夹菜)、毛辣子(毛毛虫)、脑门(额头),还有砸锅了、人五人六等。再比如:水溢出来,两地异口同声叫“潽了”,厕所呢,不说厕所,统称“茅厕(si)”。有时,南京一块玩的小把戏,有人发现突然少了一人,就有人说“颠到了”,而北京娃儿也用这词,说“颠(儿)了”,是不是又很相似?

  难以想象,两地间还有诸多共享俏皮话呢:如:“人不走运,放屁都打脚后跟”;还有俗语:“用着(南京话:zhi)用着,菩萨送着,省着省着窟窿等着”……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