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华尹韵绽放邕城 《团圆之后》唱哭“天下民歌眷恋的地方”

2019-04-24 13:42:13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蒋芃 责任编辑:王一 字号:T|T
摘要】从福州白马河畔的芳华剧场,到邕江边的南宁剧场梅花奖比赛的舞台,这段距离1800公里的路程,陈丽宇走了近30年。4月22日晚,福建省芳华越剧团尹派女小生陈丽宇以越剧鲜有的悲剧性角色。

  从福州白马河畔的芳华剧场,到邕江边的南宁剧场梅花奖比赛的舞台,这段距离1800公里的路程,陈丽宇走了近30年。4月22日晚,福建省芳华越剧团尹派女小生陈丽宇以越剧鲜有的悲剧性角色——《团圆之后》中的施佾生,亮相南宁剧场,触动全场观众的心灵。

《团圆之后》剧照。 蒋芃 摄

《团圆之后》剧照。 蒋芃 摄

  第29届中国戏剧梅花奖现场竞演于4月13日至23日在广西南宁举行。本届梅花奖经全国推介和层层选拔,共有44名优秀戏剧演员进入初评,17名入围终评,最后将通过在南宁现场竞演的角逐,差额评出15名本届梅花奖获奖演员。

《团圆之后》剧照。 蒋芃 摄

《团圆之后》剧照。 蒋芃 摄

  陈丽宇是入围演员之一。1959年,一代宗师尹桂芳率领她的芳华越剧团扎根福州,为八闽播撒下了艺术的种子,并非来自越剧源头的福建人陈丽宇,是这颗种子结出的丰硕果实之一。自1990年考入福建省芳华越剧团,陈丽宇专攻小生,现今已成为越剧尹派第六代传人。

《团圆之后》剧照。 蒋芃 摄

《团圆之后》剧照。 蒋芃 摄

  在越剧这个具有全国影响力的剧种中,女小生是堪称最具代表性的行当。越剧小生的腔调具有男性的韵味,然而当它被女性演员们用更细腻的声音传递给观众时,那些粗砺的部分被磨平了,于是只剩下了精致。

《团圆之后》剧照。 蒋芃 摄

《团圆之后》剧照。 蒋芃 摄

  作为越剧尹(桂芳)派非遗传承人的陈丽宇,在由福建省文化和旅游厅、福建省文联、福建省剧协、福建省芳华越剧团选送的第29届梅花奖参评剧目《团圆之后》中,一方面充分运用尹派的声腔魅力和表演特色,一方面又突破了尹派小生以往的“完美男人”形象,让施佾生这个备受争议的人物形象鲜活、立体地在舞台上呈现。

《团圆之后》剧照。 蒋芃 摄

《团圆之后》剧照。 蒋芃 摄

  《团圆之后》是福建已故知名剧作家陈仁鉴的经典代表作。这部作品关注的是中国传统戏曲中最常见的题材——教子成名。施佾生状元及第后为寡母叶氏请得贞节旌表,与柳懿儿喜结连理,真是“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

《团圆之后》剧照。 蒋芃 摄

《团圆之后》剧照。 蒋芃 摄

  然而,悲剧恰恰从这里开场,从传统戏曲的大团圆结局讲起——施佾生所请的旌表却成了寡母的催命符。施佾生为遮掩寡母自缢的真相,想要“三保”,请柳懿儿自承忤逆,却一步错,步步错,反而陷入“三不保”;想要毒杀奸夫,却发现奸夫是生父,终于父子双双惨死……

  该剧人物性格复杂,冲突强烈,层层推进,高潮迭起,从性格悲剧、命运悲剧的阐释最终归结到对贞节礼教的反思。

  《团圆之后》充满了探索性,处处体现编剧手法的严谨和导演构思的精妙。全剧不拘泥于用人物构建人物,而尝试以物喻人。三道不同颜色的纱的运用,将处于不同时空的人物有效黏合到同一时空之下,让施佾生一家的悲剧集中外化于观众眼前,从容、精准地填满舞台空间。

  能遇到经典剧本、经典角色是陈丽宇的幸运。陈丽宇说,希望越剧尹派的声音能够融入广西南宁这个“天下民歌眷恋的地方”,让观众在欣赏纯粹的尹派艺术之余,也能更深地感受到福建经典戏剧的独特魅力。(完)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