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故宫秦俑特展回顾与思考

2017-05-19 16:02:37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游逸飞 责任编辑:庞瑞泽 字号:T|T
摘要】台北故宫“秦‧俑—秦文化与兵马俑特展”,有近两百件与秦文化有关的文物首次登台。展览让人大饱眼福之余,笔者亦有三处不满足。

  2016年5月至12月,台北故宫博物院、科学工艺博物馆、陕西省文物交流中心、甘肃省文物资料信息中心、时艺多媒体及阁林文创共同主办“秦‧俑—秦文化与兵马俑特展”,近两百件与秦文化有关的文物首次登台,谱成一出恢宏绚丽的秦之史诗。

  这些精美的文物分别来自二十家文物典藏单位,除台北的“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外,其中位于陕西省者十三(秦始皇帝陵博物院、陕西历史博物馆、陕西省考古研究院、西安博物院、咸阳博物馆、咸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宝鸡青铜器博物院、宝鸡市考古工作队、陈仓区博物馆、凤翔县博物馆、宝鸡先秦陵园博物馆、岐山县博物馆、陇县博物馆),位于甘肃省者六(甘肃省博物馆、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甘肃简牍博物馆、天水市博物馆、礼县博物馆、张家川回族自治县博物馆)。

  内行人一看便知,这十九家文物单位的地理分布,大致呈现了秦人逐步由西向东发展壮大的历程,也就是指秦人从迄今所知最早的起源地天水(西陲),经平阳、雍都一路往东,最终迁徙至统一帝国首都咸阳的历程。今人即便筹划田野考察旅程,一路从兰州到西安,也难以在有限的时间内遍访这十九家单位。纵使真能亲历这十九家单位,也不可能在空间有限的展厅里尽览这些文物精品。更别提这十九家单位中,不乏并无展览文物职责的考古所,一般人根本不得其门而入。

  想征得这十九家文物单位同意借展不易,要从十九座库房里堆积如山的文物中挑出两百件精品展出,更是不易。此次策展人、台北故宫博物院器物处助研究员蔡庆良(北京大学考古系博士),及长期且全力协助此次策展的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董珊,在策展期间的辛苦付出,实非外人可知。

  走进展场玄关,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陕西秦始皇陵出土的彩绘铜车马。马车四驾,上有一御者,整体大小为真实车马的二分之一,但完全仿真。马车的行进方向即观展方向,随着马蹄达达、车轮滚动,观者仿佛搭乘铜车马穿越了两千年历史长廊,回到秦帝国的历史现场。而观者漫步展场一周,领略秦文化从萌芽到茁壮的发展历程后,走回展场大门,赫然发现秦始皇陵的彩绘铜车马同时也是此展览最后一件展品,象征秦文化的句点是秦始皇。策展人的精心布局,从一开始便可窥见。

秦始皇陵一号铜车马

山东东汉武氏祠左石室“荆轲刺秦王”画像石拓片里的秦始皇

  随着铜车马的引领,观者走进展场见到的第一件展品是近年在陕西出土的西周早期周公庙甲骨。由于殷墟甲骨的出土,殷商时期成为无数人心目中最早的中国信史,甲骨文象征现代学术体系下的中国上古史的确立。策展人以甲骨为此展览的第一件文物,若有意焉。该件周公庙甲骨卜辞内容记载了东方地名“蒲姑”,反映出西周早期周人与东方的关系。策展人藉此引出第二件展品——近年闻名遐迩的清华简《系年》复制品,呈现了秦人东来说的最新史料。

  循此,二里头文化典型器物——传甘肃天水出土的嵌绿松石兽面纹铜牌饰,目前最早的秦文化遗址——西周中期的甘肃清水李崖遗址随葬陶器,以及迄今最早的秦青铜礼器——西周晚期的甘肃礼县西山遗址随葬礼器、陕西边家庄随葬玉器、春秋早期甘肃礼县大堡子乐器坑等文物源源不绝而出,既反映出秦人与周人的密切关系,更揭示了早期中国的庞大交流网络。

  秦人起源于东抑或西,虽仍不能遽定,但秦人东来说并非无根之谈,早期秦人确实可能生于东方,经过千里跋涉,封建于西方,深受周文化影响。如果我们真的走出疑古时代,不妄疑司马迁《史记》、清华简《系年》的历史书写,那秦人东来说的证据实比西来说更为丰富坚实。

相关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