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速一战终结的西班牙大流感:科学与流感的百年抗争

2020-02-23 11:36:03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钟雨恒 责任编辑:田小介 字号:T|T
摘要】3月,来自美国堪萨斯州哈萨克尔县偏远农场的青年阿尔伯特·吉特切尔被福斯顿军营征召入伍,他的家乡在年初刚刚经历了一场不为人知的流感疫情。

  1918年11月,家住英国曼彻斯特的7岁女孩艾达感到剧烈的头痛,痛感几乎要将她“撕裂”。就在几天前,德国刚刚宣布投降,持续四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但艾达一家此刻没有心情去庆祝和平的到来——她的母亲、父亲和弟弟相继死于同样的疾病。

  1918年-1920年,全球估计有5000万-1亿人口死于一场大流感。战争为它提供了传播和变异的“培养皿”,它则反过来加速了一战的终结。

  人类和流行病抗争的过程里,不可避免荆棘满地,但科学探索的脚步不会因此停止——大流感结束8年后,青霉素问世,因流感引发的肺炎不再无药可医。疫苗的研发和使用,帮助人们在流感季前“未雨绸缪”。

  这不仅是一个关于战争和死亡的故事,更是一段关于现代医学、公共卫生和防疫体系变革和前进的启示录。

  比战争更可怕的是病毒

  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进入第四年,硝烟仍在弥漫。

  3月,来自美国堪萨斯州哈萨克尔县偏远农场的青年阿尔伯特·吉特切尔被福斯顿军营征召入伍,他的家乡在年初刚刚经历了一场不为人知的流感疫情。

  福斯顿军营是当时美军的第二大军事基地,56000名新兵住在拥挤的帐房里。吉特切尔被安排在厨房工作,来来往往的士兵每天排队从他的手上领取食物。3月4日,吉特切尔发烧病倒,这是大流感第一例被记录在案的病人。随即,病毒在整个军营里肆虐,三周内有1000人相继染病,38个年轻士兵死亡。

  此后,如同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那年春天,美军36个军营中有24个经历了流感浩劫。患者初期会出现剧烈的头痛症状,发烧、咳嗽,严重者会产生肺部阻塞。

  一切的迹象都在表明,这不是一种常见的流感。此时福斯顿军营的一名军官坐不住了,写信向华盛顿“求救”,但并没有得到重视。

  于是,从美国暴发的病毒轻松地随着25艘载着大批士兵的运输舰船,跨越大西洋驶向欧洲大陆。

  4月初,疫情首先出现在美军士兵登陆的地点法国布雷斯特,然后火车载着这些士兵去往前线。4月10日,法国军队出现了第一例病例,几乎同时,疫情波及了意大利和英国军队。

  在毫无防备的情形下,面对炮火的士兵先被疾病击倒。

  一位叫凯瑟琳麦克菲的军营护士在日记中写道,“士兵们因为发热被送过来,两三天后死亡,都是高大英俊的小伙子”。

  等到休假的时候,一些看起来健康的士兵又把病毒带回家乡,病毒继而传遍英国。

  到了5月,流感在中立国西班牙蔓延,尤其是他们的国王阿方索十三世也染病,西班牙的报纸开始铺天盖地报道流感疫情。这也是为什么,从美国传向欧洲大陆的大流感,最终却以“西班牙流感”这个名字载入历史。

  六月,大流感侵袭亚洲,中国和日本、印度、菲律宾等国都被“西班牙流感”侵袭。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