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德勇读《赵正书》︱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皇帝嬴政到底姓甚名谁?

2019-09-09 11:29:26 来源:东方网 作者:辛德勇 责任编辑:田苑 字号:T|T
摘要】弄明白“始皇帝”的来龙去脉,明白了什么是“皇帝”、什么是“始皇帝”,我们就可以清清爽爽地回过头去,正眼看一看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皇帝到底姓甚名谁。

  弄明白“始皇帝”的来龙去脉,明白了什么是“皇帝”、什么是“始皇帝”,我们就可以清清爽爽地回过头去,正眼看一看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皇帝到底姓甚名谁。

  追究不清的姓氏之起源

  回答秦始皇的姓氏问题,说简单是很简单,若说复杂,就确实需要多少花费一点儿笔墨,讲述一些相关的知识,或者说谈论一番认识这一问题的基础。

  然而,只要稍微展开论述,就会看到很多学术问题都会带有的一项严重缺憾——你尽可以听专家学者夸夸其谈,但不能多问,尤其是不宜像小孩子那样刨根问底不停地连续追问下去。好多事儿,都是你听听专家谈他能谈的就好了,千万不要以为他肚子里还藏着更深切也更高明的见识,真的一求教,往往就会让人家发囧出糗了。

  不是专家无能,也不是专家不努力,而是历史太复杂,早期的历史留下的资料又太少,认识这一时期的历史问题太困难了,这是谁都难以避免的尴尬和无奈。就姓氏问题而言,简单地说,东周以来的情况,可供归纳总结的文献记载已较丰富,因而从很早起,就有学者试图探寻其一般状况,得出了大体清晰的认识,但是仍不能十分透彻地说明姓与氏更早的渊源。

  影响人们认识的主要难点,当然是缺乏足够清晰的史料,但我觉得对相关文字内容的误读误解,在某些方面,可能会比资料尠少给相关研究造成了更为严重的困扰。譬如,对商周铜器铭文中所谓“族徽”的认知,似乎就有重大差误,至少我是不敢认同的。若然,依赖这些所谓“族徽”做出的对姓氏制度的解释,自然也就失去了事实的依据。

  商周铜器铭文中的所谓“族徽”,就是用一个特定的图形标记来代表某一族属或是姓氏(商周金文所谓“族徽”之“族”与姓、氏虽有差别,但不管怎样,至少所谓“族”的核心构成部分,毕竟还是“姓”或“氏”所标志的血缘纽带)。不过这在很大程度上是晚近以来一些学人依循泰西套路做出的一种解读,而不是铜器铭文本身能够清楚“自证”的事情。所谓“自证”,就像大盂鼎铭文中本已记明这个玩意儿为“且南公宝鼎”,所以这种形制的铜器,就铁定了是“鼎”,而那些被今人指认的“族徽”却做不到这一点,没有一个“族徽”的图形能够表明它就一定是象征着某一特定的族属、氏族或者姓、氏。

  商代所谓“族徽”图形(据《殷周金文集成》)尽管如此,至少在中国国内,商周金文的“族徽”说很快被绝大多数学者接受。由于商周铜器的铭文,大多都是就某一具体事件或者事项而撰述的,不易透过铭文来直接认识当时社会的总体情况,而所谓“族徽”的使用,在一定时期内是具有相当大普遍性的,因此,通过分析“族徽”所表征的族属,可以比较容易地看到社会的总体性结构以及不同血缘、不同地域、不同政治体系之间的关联,可以据此做出林林总总无计其数的大小文章。时至今日,相关的研究,愈演愈繁,已经依此构建起一个庞大的早期历史解释的体系。

  现代社会,我们每一个人遇到各种问题,最好的应对办法,是相信专家,听从专家的见解。这是因为几乎每一个领域都有人从事专门的研究,他整天就干那个,别的什么都不干,自然越专越精,以至这些领域之外的非专业人士,难以提出什么有价值的意见,只能老老实实地做个“吃瓜”群众,这就是“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所谓“族徽”是古文字和上古史研究中的一个特殊问题,而对于古文字和依托于古文字解读的很多上古史问题的研究来说,我就是这样的“棒槌”,本来是没有资格谈论任何看法的。

  不过若是转换一个角度,我们也可以看到,在许多专业领域,有时会因权威观点的屏蔽而形成某种认识的“盲区”,从而意识不到一些显而易见的抵牾之处。

  譬如,所谓“族徽”出现的时间,是在商代以至西周前期,至西周中期以后,就基本消失不见。这种状况,太不符合基本的人情事理了,甚至可以说是匪夷所思的。因为所谓“族徽”是一个鲜明而又形象的标志,它所标志的族属,只要没有灭绝,绝大多数家族是不会弃之不用的,更不会骤然之间所有家族都同时不再使用这样的标志。世间绝没有这样的道理。我们再从统计相关性来分析,伴随所谓“族徽”的骤然消失,周人的金文出现了一个新变化:铭文字数大幅度增多,篇幅明显加长。这意味着所谓“族徽”更有可能只是在早期铭文铸造相对比较困难情况下所不得不使用的图形符号,用以概括表述某些特定的内容。图形符号表述的内容终究不如文字清晰具体,所以在长篇铭文流行之后,这些图形符号自然也就退出于世。我相信,至少这些所谓“族徽”中的一部分图形,必定是这样的图形符号。

  这是个很大的大问题。面对上述困惑和疑虑,假如我们抛开所谓“族徽”不谈,并且也略过当代各路专家对姓氏起源问题的追索(我认为在更为科学合理地辨析清楚所谓“族徽”以及“氏族”之“氏”与“姓氏”之“氏”这一类问题之前,这或许也是一种相对稳妥的做法),单纯审视传世文献所体现出来的两周时期姓氏应用的实际情况,则宋人郑樵较早总结云:“三代之前,姓、氏分而为二,男子称氏,妇人称姓。氏所以别贵贱,贵者有氏,贱者有名无氏。”(《通志》卷二五《氏族略》一)逮清人顾炎武,复详细列举相关事例,进一步阐释说:“男子称氏,女子称姓。氏一再传而可变,姓千万年而不变。”(顾炎武《亭林文集》卷一《原姓》)近人王国维论商周间社会制度的变迁,也认为“男子称氏,女子称姓,此周之通制也。……讫于春秋之末,无不称姓之女子”(王国维《观堂集林》卷一〇《殷周制度论》)。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