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钓鱼城历史之谜 证实“那个故事”的真实存在

2019-05-22 15:54:30 来源:中工网 作者:赵晓梦 责任编辑:田苑 字号:T|T
摘要】公元1259年,蒙古帝国第四任大汗蒙哥兵临钓鱼城下,在守城将士顽强抗击下,蒙古大军不能越雷池半步。蒙哥汗亦在此役中身亡,迫使蒙古帝国从欧亚战场全面撤军……

钓鱼城护国门

  夏胜群摄

  “那是一个故事!”

  说这话的人叫袁东山,重庆文化遗产研究院副院长,毕业于西南师大历史系,是国内研究钓鱼城历史持续时间最长也是成果最为丰富的院系。2019年5月11日上午,他在钓鱼城范家堰南宋衙署遗址考古发掘现场,为我们阐释“历史需要物证支撑”。他和他的团队耗时15年都还在做的一件事,就是为了证实“那个故事”的真实存在。

  

  袁东山所说的“那个故事”,就发生在钓鱼城。这座位于重庆市合川区东十里的山城,是中国现存最完好的古战场遗迹。公元1259年,蒙古帝国第四任大汗蒙哥兵临钓鱼城下,在守城将士顽强抗击下,蒙古大军不能越雷池半步。蒙哥汗亦在此役中身亡,迫使蒙古帝国从欧亚战场全面撤军,钓鱼城之战也因此间接影响和改变世界历史走向,被欧洲人誉为“东方麦加城”和“上帝折鞭处”。

  我在钓鱼城下出生、长大,当年宋蒙两军交战的“三槽山黑石峡”就在我家门口的龙洞沱沥鼻峡。我熟悉它古老又年轻的模样,熟悉它的每一道城门每一个景点每一段历史。

  大约在十多年前,记不得是第几次登钓鱼城了,看着墙壁上那些南宋武器的介绍,尤其是早期火器和抛石机的介绍,想到不可一世的蒙哥在金庸笔下的襄阳之死,我突然萌发了一个写作钓鱼城故事的冲动,故事的主角就叫宋万,这个名字来源于小时候春游钓鱼城导游讲的一个故事,说是一个叫宋万的神射手,一箭射伤了蒙哥,箭尖有毒,蒙哥不治身亡,钓鱼城之围因此得解。

  这个激动人心的英雄故事,指引我开始有意识走进钓鱼城。在长达十余年的时间里,有关钓鱼城、有关两宋、有关蒙古汗国和元朝的书籍与资料,我收集了几百万字之多,但我没找到一个叫“宋万”的人。相反,从有记载的史籍资料中统计出来的,有关蒙哥怎么死于开庆元年(1259)“钓鱼城之战”的说法,竟然有12种之多。

  所以,钓鱼城还真是袁东山说的“那是一个故事”。

  二

  不管是作为故事的城,还是袁东山用实物考证的城,熟悉的钓鱼城一直都在。但那些在历史中隐身的人,我却猜不透。我知道他们的名字,知道他们的轶闻趣事,但攻城——守城——开城,这么一个并不复杂的环节,却让余玠、蒙哥、王坚、汪德臣、张珏、王立、熊耳夫人、李德辉……他们整整博弈了36年。至少两代人的青春都曾在这座山上吐出芳华,至少两代人的生死都曾在城墙上烙下血痕。天下很大,惟钓鱼城这个弹丸之地让人欲罢不能。

  我忽然意识到,钓鱼城再大也是历史的一部分,那城人再多也只有一个人居住,他们再忙也不过只干了一件用石头钓鱼的事。

  围绕一块石头钓鱼!这是时代赋予他们的使命。每个人都在钓鱼,每个人都在被钓鱼,成为垂钓者,成为鱼,世道的起落容不得他们转身。那些高与下、贫与富、贵与贱的身份,在石头冷漠的表情里没有区别,也没有去路与退路。他们可能是垂钓者,也可能是被钓的鱼,身份的互换来得突然,可能白天是钓鱼人,晚上就成为被钓的鱼。石头与鱼的较量,人与石头的较量,鱼与人的较量,在合州东十里的钓鱼山编织成一条牢不可破的食物链。满满当当的36年,对他们来说太短,短暂得只够他们做一件事,一件钓鱼的事。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