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都重男轻女吗? 那是你没看到西晋这位“女儿奴”

2019-05-20 16:49:09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袁秀月 责任编辑:田苑 字号:T|T
摘要】都说女儿是爸爸前世的情人,面对女儿,铁血硬汉会变得柔情起来,就连诗人余光中也不免俗,曾写下《我的四个假想敌》,生怕女儿长大后被别的男孩抢走。那么,有个“女儿奴”的老爸是个怎样的体验?

  都说女儿是爸爸前世的情人,面对女儿,铁血硬汉会变得柔情起来,就连诗人余光中也不免俗,曾写下《我的四个假想敌》,生怕女儿长大后被别的男孩抢走。

  那么,有个“女儿奴”的老爸是个怎样的体验?

  如果晋代有知乎,左芳和左媛姐妹俩肯定会抢先回答这个问题。

  “谢邀,我爸简直是‘女儿奴’的代表了,我们虽然没有朋友圈可以晒娃,但我爸会把我们写在诗里啊。”

  而她们的父亲,就是西晋文学家——左思。

点击进入下一页

制图:倪雯冰

  左思写的《三都赋》曾创下“洛阳纸贵”的典故,而他的诗也有“左思风力”之誉。他现存的诗作有14首,包括《咏史诗八首》《悼离赠妹诗二首》《招隐诗二首》《杂诗》等。

  另外一首则有些不同,这就是写给女儿们的《娇女诗》。值得一提的是,左思有两个女儿和两个儿子,但在诗中,儿子们却始终“没有姓名”。

  吾家有娇女,皎皎颇白皙。

  小字为纨素,口齿自清历。

  鬓发覆广额,双耳似连璧。

  明朝弄梳台,黛眉类扫迹。

  开头第一句就是“吾家有娇女”,一个“吾”字道出了左思作为老父亲的骄傲。

  他有两个女儿,小女儿乳名为纨素,大女儿乳名为惠芳。小女儿口齿伶俐,大女儿矜持爱美。两个女儿都面皮白净,长得很可人。

  小女儿的额头很宽,鬓发会垂下来覆盖住,而她的双耳象一对玉壁那样圆润。

  清早起来,调皮的纨素会在梳妆台前模仿大人化妆。但是她很笨拙,常把眉毛画得像扫帚扫过一样。口红涂得也不像样子,不但没有规则而且超过嘴唇范围,颜色也过浓,让人忍俊不禁。

点击进入下一页

制图:倪雯冰

  除了化妆,纨素还喜欢模仿大人写字,她专挑贵重的彤管笔拿,但写起字来却像鬼画符。她看书也是因为书的封面好看,而且一有所得就会向人夸耀,毫不掩饰。

  说完小女儿,左思紧接着又说起大女儿。

  其姊字惠芳,面目粲如画。

  轻妆喜楼边,临镜忘纺绩。

  举觯拟京兆,立的成复易。

  玩弄眉颊间,剧兼机杼役。

  大女儿眉目如画,长得光彩靓丽。她也很爱美,而且会化妆,不会像妹妹那样弄得乱七八糟。她喜欢在窗边化上淡淡的妆容,但常常会过于投入,只顾着看镜子而忘了纺纱织布。

  汉朝时,京兆尹张敞和夫人的感情很好,每天都会为夫人画眉。大女儿就模仿张敞画眉,并试着在眉间“点的”,就是画上梅花、月牙或圆点等图案。

  但经常画得不够完美,不得不擦掉重来,眉间就留下了痕迹。化妆真是件力气活儿,左思看着女儿在脸上来回描摹,觉得比纺纱织布还要辛苦几倍。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