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盛产“娘炮”的时代 也不缺“老炮”

2018-09-12 20:45:50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杨杰 责任编辑:王一 字号:T|T
摘要】史载,“男子傅粉之习,起自汉魏,至南北朝犹然也。”历朝历代,最邪魅狂狷的要数魏晋,每个人都疯疯癫癫的。那是“娘炮”的黄金时代,贵族士子们,人人喷香水、带粉饼,随时补妆。

  史载,“男子傅粉之习,起自汉魏,至南北朝犹然也。”历朝历代,最邪魅狂狷的要数魏晋,每个人都疯疯癫癫的。

  那是“娘炮”的黄金时代,贵族士子们,人人喷香水、带粉饼,随时补妆。

  曹操的养子何晏,是个著名的“鲜肉”。他皮肤特白,皇帝怀疑他用了粉,大热天让他吃热面汤,吃得满头大汗,用衣服一擦,脸还是那么白。他还喜欢穿女装,“好服妇人之服”。

  还有官居太尉的王衍,手里握着玉柄麈尾,手太白了,竟然跟玉柄一个颜色。曹植也爱白,客人来拜访,自己洗完澡需要化妆,竟让人等了一个多小时。

  《三国志》还记载,有一次曹丕香熏多了,连他的坐骑也受不了,照着他的膝盖就咬了一口。气得曹丕把马给杀了。

  那会男人爱美,社会崇尚这种风气,女人也特别欣赏男子之美。

  美男潘安,据说长相秀气带点小忧愁,身形瘦弱又柔美,唇齿红润,一张嘴就露出两颗白白的小虎牙。他驾车走在街上,连老妇人都朝他扔水果以示爱慕。

  还有更夸张的。据说卫玠非常美貌,他有次出门,人群蜂拥而来,观者如堵墙。卫玠身体不好,在人群里挤得喘不上气,回去以后就病死了。死的时候才27岁。疯癫的晋人生生把人给看死了。

  著名的竹林七贤,也是个顶个的标致。山涛就形容嵇康:“嵇叔夜之为人也,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其醉也,傀俄若玉山之将崩。”站立时如笔直松树,而他饮酒而醉时又像一面玉山。王戎更绝,有人曾对王戎感叹嵇康的儿子多么风采卓然,王戎不屑一笑:“君未见其父耳!”你知道他爸有多好看吗!

  这些男人们不仅外貌“娘炮”,而且热衷开文化沙龙,嵇康擅长古琴,阮咸擅长中阮,主唱阮籍擅长长啸。

  他们去竹林郊游,兰亭聚会,与自然共处。后来,这个“娘炮”的时代诞生了第一位山水田园诗人陶渊明,开创了山水画,把书法推向了一个新高度。

  总有人觉得,那些男人们不就是长得好看了点,能弹弹琴,写写诗,又没为国扛枪,凭什么大红大紫。

  让人们记住魏晋的,除了傅粉之习,还有名士们那种“爷不管你那一套”的洒脱。他们以离经叛道为荣,喊出的口号是“非汤武而薄周孔,越名教而任自然。”翻译成大白话,就是道德伦常算个屁,我们要人性解放,要个性自由。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记者11日从陕西文物部门了解到,考古人员在陕西银西铁路基建考古过程 ... [详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