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历史角度认识脚下这片大地

2018-05-16 22:01:34 来源:光明网 作者:田天 责任编辑:田小介 字号:T|T
摘要】地理学,似乎是一门只关涉自然的学问。而历史地理学,看起来只关涉历史上的地理。这难免让人发问:历史上的地理,与今天的我们何干?与孩子何干?

  作者:田天

  地理学,似乎是一门只关涉自然的学问。而历史地理学,看起来只关涉历史上的地理。这难免让人发问:历史上的地理,与今天的我们何干?与孩子何干?《给孩子的历史地理》作者唐晓峰教授讲得明白,是为了“帮助读者从历史的角度认识我们脚下这片大地,以及祖先与大地的关系”。

从历史角度认识脚下这片大地

《给孩子的历史地理》 唐晓峰 著 中信出版社

  城市乡野,自非天成。我们名之为“自然”的环境,也处处是人类活动的痕迹。人生活在自然中,塑造环境,也被环境塑造。地理学所关涉的内容,远超山川湖海。说到底,地理学是人的学问。而历史地理学,则有更进一步的追问。两千年前的泰山,何异于今天的泰山?五百年前的北京,如何成为今天的北京?如果稍稍关心我们身处之地,与历史地理学相关的问题就会浮上心头。

  当下城市化进程蔓延如蓝藻,人与地的关系实在疏离已极。城市的样态日趋相似,格子间里的工作千篇一律。生活在其中,难免生出漂浮之感。在大而无当的亮晶晶的巨型购物中心里行走,不知寒暑,也不知身在何处。然而,即便十数年来大刀阔斧的建设模糊了城市的面目,一地与另外一地也总有不同。目光越过高楼组成的天际线,有的城市在山地中,有的被大海环绕,有的安于平原之上。不同的地理环境造就了不同的城市形态,又造就了人类生活的方式。至于地名有别、口味不同、乡音各异,更是平常。这一般人熟视无睹的蛛丝马迹,正是人与地的联结之处。从这里,正可进入一个地域的文化与历史。哈尼族根据环境条件,建立起一个立体文化生态系统。高山区野生动植物资源丰富,但温度低、湿度大,不宜居住。低山区适合种庄稼,哈尼人修建起层层梯田。中山区则适合建造,哈尼人于此定居。摄影作品将哈尼族与梯田画上等号,只是从这立体的系统中抽取了一部分,将哈尼人的生活符号化了(《生态:一方水土,一方人文》)。西北草原牧民惯饮奶茶,制奶茶所需的茶砖则来自湖北、云南等地。这一杯奶茶中,有茶砖加工的方法,有商品交易的渠道,有南北运输的路线(《四方有佳肴》)。从寻常物事入手,历史地理学把人与地关联起来,让人踏踏实实地站在大地之上。在这日趋赛博朋克的世界里,这一点极为重要。

  除了空间之轴,历史地理学还关心时间之轴。在今天北京景山万春亭背面的地上,嵌着一个“北京中轴线”的圆形标志,不太起眼,容易被游客忽略。这条中轴线,可谓明清北京城空间设计的灵魂。从钟鼓楼向南,直到永定门,老北京城以此为轴,东西展开。位于城市正中央的,是宫城。太和殿里的皇帝宝座,又在紫禁城正中央,独尊于中轴线上(《北京城的中轴线》)。都城的中轴线并非始自先秦。这一套沿中轴线展开的城市空间话语,与帝国的进程同步,在一个又一个都城的建设中逐渐形成,不断强化。明清北京城精致的对称设计,是这种发展的最终形态。明清北京城的空间秩序,由中轴线所定义。这对称严谨的城市结构,更反映了一种根深蒂固的政治文化。在今天的鸟巢和水立方之间,用特殊的大石板铺出一条中央线,其实是明清北京城中轴线的延长。将奥运场馆放在中轴线上,是一个姿态,宣告今天的北京与明清北京城的关联。虽然北京的空间结构早已与明清不同,但有重大事件时,中轴线设计者所建立的那一套空间话语,仍被重复、被遵循。时间的巨链环环相扣,今天何以成为今天,自有道理。通过解读空间的语言,历史地理学建立起人与历史之间的关系。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