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老北京之沟尾巴胡同 外贸大院的童年记忆

2017-01-05 07:48:46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禹新明 责任编辑:朝画西施 字号:T|T
摘要】写这篇文章时,我不禁一次次泪盈于眶。我的西草市小学各年级的发小们,各位老街坊们,我下面讲的你们一定觉得特别亲切吧!也一定会让你们记忆起许多美好快乐的事情吧!

1971年全家于北京

父亲与北京外贸学院同学在一起

1960年,父亲与同学合影

大院中看护孙辈的妈妈

  写这篇文章时,我不禁一次次泪盈于眶。我的西草市小学各年级的发小们,各位老街坊们,我下面讲的你们一定觉得特别亲切吧!也一定会让你们记忆起许多美好快乐的事情吧!

  我的两个儿子二三年级时我都带他们到沟尾巴胡同(西草市东街)及我出生的大院和我的母校(现在是电教馆)参观过,他们都是认真地看,很感叹!几十年间我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观念也有巨大变化,可我们却依然彼此记得,曾经互相帮助过、共同在沟尾巴胡同生活过的老街坊和发小。记得那简单、朴素、快乐的童年。

  即便不能“闯关、偷渡、潜入”成功看上电视,也会高兴一晚上

  沟尾巴胡同(现在叫西草市东街)北面出口在西草市街上,由外贸大院向北快出口处往右接西半壁街胡同。但如果从胡同由南向北直方向最北处说起,是一排邻街的北房,西山墙墙角处有一石磨盘,平日总有许多小孩在此处玩耍,老人们也常在这里晒太阳。六十年代初胡同的粮店就在此处,那时由于粮店职工要到各院去发每月的粮票,所以对各家各户的情况售货员都很熟。一次我妈带我去买白面,看到有一种面特别特别白,我脱口而出:“妈!妈!你看,咱们买这种面吧,阿姨这是洋白面吧?”粮店的叔叔阿姨都笑了,说:“这个好看的小洋孩,长得像小洋孩还认得洋白面,小子,现在这叫富强粉。”后来粮店还真卖起洋主食来了:“面包。”当时心里直嘀咕,中国人以后不会不蒸馒头改吃面包了吧!

相关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