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魔法”中热爱生活的“熊孩子”

2021-01-11 21:45:44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张莉 责任编辑:田小介 字号:T|T
摘要】热爱生活的方式有很多种,94年的朱铁雄选择了很“魔性”的一种。2019年夏天开始,他把这种方式变成小视频,变成了可以在网络平台分享的创意,变成了自己走向未来的一条职业赛道。

  编者:2021年,本世纪第二个十年已正式开启。谁会是这新十年中国故事的主人公?在哪里能找到新十年的可能性?答案无疑在新青年那里。新的十年,他们会以什么角度看待世界,以什么态度对待人生,用什么方式来表达自我?新青年的奇思妙想里,潜藏着这个新十年更多的可能性。

  央视网消息:热爱生活的方式有很多种,94年的朱铁雄选择了很“魔性”的一种。2019年夏天开始,他把这种方式变成小视频,变成了可以在网络平台分享的创意,变成了自己走向未来的一条职业赛道。

  前几日,他制作的一条“让古建筑飞起来”的特效短视频走红网络,被微博大号人民视频转发并登上热搜。特效、巧思和传统文化结合下的一系列“非理性反应”,让人们不禁啧啧称奇,在制作发布了70多个特效小视频后,“熊孩子”出圈了。

  “魔法”

  “钢铁熊”是朱铁雄的网名,和漫威名角“钢铁侠”只差一个字,“熊孩子”是另一个标签,精准而富有谐趣地定义了朱铁雄的性格特征——天马行空,爱好广泛。我们眼中一样的世界,在他的小视频中“异化”出了不一样的形象和色彩。

  素描笔在纸上轻轻“划”出一块橡皮,反手,纸上的橡皮竟被拿起,擦掉了放在一边的素描笔。小时候在课堂上走神儿是不是就想象过这个画面?

  骑上四脚小凳子,“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也是儿时天真的乐趣,画面上虽没那么酷炫,但却最叩动朱铁雄最初的梦想。

  走在路上撞上一棵大树或者踩到一滩神奇的水坑,瞬间人变没了,留下一堆软塌塌的“身外之物”,是穿越了么?

  天坛、角楼、前门,这些跨越数百年的古建筑挥手间便飞了起来,他在文案中写道:“用童话的视角欣赏古建筑的美,愿你依然相信七彩祥云与人间值得。”

  变装秀很受粉丝喜欢。在海边跑着跑着,休闲服就变了一身酷酷的飞行服,跳上童年的纸飞机“钢铁熊号”,一起飞翔;手里的钢笔往空中一抛变成了红缨枪,耍毕花枪一亮相,一身武将戏服变身马上英雄;油纸伞飞上天,坐着的人悬空而起,一身飘逸的古装侠客服就像从腰间长了出来,演绎出两袖清风和一厢执念……

  在朱铁雄的视频里,寻常巷陌可以变成粉红色的童话城堡,都市繁华可以瞬间折叠变幻时空形态,月亮可大可小,纸飞机可小可大,万物皆可特效,四海八荒的结界被一一穿破,而这一切都尽在他的一记响指间。

  “魔法”这个词是粉丝们送给朱铁雄的,他很喜欢:“我们说要永远相信童话、相信英雄、相信魔法,其实是一种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表达,我的特效就是我的‘魔法’,发现美好创造美好的‘魔法’。”

  童年

  “我想‘捕获’一群有趣的粉丝。”童年很短,童真难得,他想让人们把隐藏在心里的童真之美翻出来一点点。“这个东西,小的时候大家都有,但是长大了以后想保持就挺难的,有人多一点有人少一点,只是轻易不表露出来。”

  朱铁雄的童年在福建湄洲岛上,从小被海风吹着长大,在威海就读山东大学,仍然离海不远,而毕业后,他选择到北京发展。北京没有海,但对远离家乡的北漂来说,眼前皆是海,无论红海,还是蓝海。

  “我父母是渔民,我们就是一般家庭,但是我喜欢的事,父母都会比较支持。”宽松的成长环境培养了朱铁雄天性中恣意生长的一面,绘画、武术、表演都有点涉猎,“纯为了玩”,大学期间,他接触到影视特效,一发不可收拾,“我原本学景观设计的,但毕业后就转行了。”

  一顿火锅,让他一头扎进了特效小视频的江湖。“一个比较了解短视频的朋友他看过很多创意类短视频,也看过我以前做的一些,建议我发发试试。”

  元年

  短视频元年众说不一,但2020年是妥妥的短视频大年。从小众到大众,从一个人的无聊到一群人的狂欢,短视频的影响力渗透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也给“网生一代”展示自己提供了更多空间。

  2019年是朱铁雄的短视频“元年”,“一开始不是太懂关于短视频平台怎么样,但是随着视频发得比较多以后。其实我觉得短视频就是一个视频里的快销品。”

  从创意点、时长、制作难度等等维度考量,朱铁雄感到了短视频平台对于创作者的“友好”。“比如在短视频平台上,一个几秒十几秒的小创意,我可能做个三四天,一周的时间就可以出一条,在制作周期和难度上会比较匹配一点。”

  此外,短视频平台时间流的设定也将特效视频与人们的猎奇心理很好地匹配在一起,“大家喜欢看一些比较奇特的,跟生活中可能不太一样的东西。”

  不火的视频有可能千篇一律,而火的视频却必然是亿里挑一。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展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视听新媒体发展报告(2020)》显示,截至2020年3月,中国网络视频用户规模达8.5亿,占网民总数的94.1%,较18年底增长1.26亿。其中,短篇视频新业态突出,短视频用户达7.73亿人,占网络视频的近91%,占全部网民的85.5%。

  发布到第三个视频的时候,朱铁雄迎来了第一个百万赞的“爆款”,就是画橡皮擦铅笔的小视频,“那个创意是借鉴了国外一条视频”,但数据给他带来不小的鼓舞。“我是2019年夏天的开始发的,那段时间,短视频平台用户还没那么下沉,更多还偏年轻化一点,所以那个阶段我的创意也比较偏年轻人的趣味。”

  在短视频平台上,粉丝量约等于价值。为了涨粉,朱铁雄也有意识地调整着创作的方向。“一开始就有很多的想法,倒是没有太在意什么风格、什么类型,会专注于一条视频内容有没有趣,但后来会有意识地往大众向转型。”

  浪漫主义、清新、奇特,偶尔逗趣,这是朱铁雄给自己定义的主流风格。而很多灵感大多源自他睡前的臆想,或是一个梦的碎片,或是一张照片、一个镜头,想象力在其中占据了一个大份额。

  但真实也是他所追求的原则。在后面创作的视频中,他开始从只有“手”出镜转向真人出镜,场景从桌面上的方寸之地到走向街头拍摄实景,而特效要做到无缝衔接是最需要时间去琢磨的,“一种非常繁琐的过程,非常需要时间去抠细节,我可能花好几天的时间去磨一个小细节,就一点点去磨这个效果。”

  在每个小视频里,他都希望达到“出乎意料”的效果,“通过视觉的呈现,给人们一种原来这个世界很美好、生活可以这么美好的感受。”

  赛道

  有一条表现“时间静止”特效的短视频,朱铁雄做了两周。脚本是这样设计的:一本书扔到空中,书页散开,悬浮在空中静止。人在书页静止的空间来回穿梭,打个响指,时间恢复,书页哗啦啦落在地上。“完成这样一个东西也可以用三维后期实现,但是我觉得那个效果可能不太真实,所以选择了实拍。”

  “很多时候用最土的办法实现一个比较专业的效果。”朱铁雄调侃说他常常会用其他特效师不会用的“土办法”去完成创意点。为了不穿帮和真实感,他把书页一页一页的撕下来,用鱼线吊在天花板上,等于搭建了一个真实的时间静止空间进行实拍,在后期中,他需要一点一点擦除。然后,他还要把开始抛书的部分和书页掉落的部分进行“无缝衔接”。

  “一般来说,一个小视频会放一到两个特效点,更新频率差不多一周一个。”短视频赛道上唯快不破,高频次更新锁住粉丝是保持账号活跃度的不二法门,两周没更新也曾经让朱铁雄感到心慌,“一周一更已经是比较慢的速度,大多账号的正常速度是日更或是两三天一更,两周没出作品,粉丝都等急了。”

  大概半年前,粉丝们等急的时候还会抱怨,而现在,他们对“熊孩子”的更新速度已经习惯了。“从我一开始决定要做短视频的时候就已经有运营的意识了。”

  也是在2019年,几个视频相继走红网络后,“熊孩子”被投资人看中,成立了工作室。“今后的创作方向希望能在内涵和深度上有所提升,十几秒的短视频需要高度的凝练,而我们想要表现社会、情感、公共话题等等更多丰富的层次,这方面我们还有欠缺。”

  “过去的一整年我基本上没有什么自己的生活,我的绝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工作上。”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把兴趣玩出乐趣,让爱好成为职业,90后的朱铁雄做到了。2020年的最后一天,他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年来制作的特效合集,并配文:愿2021年,我仍是少年,你仍是初见……

  (张莉/文)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