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学浩:从武生到名旦

2020-12-01 11:14:01 来源:央视网 作者:褚诗雨 责任编辑:田小介 字号:T|T
摘要】近年来,由于年事已高,张学浩逐渐从舞台上隐退,把主要精力投入到张派艺术研究中,整理了大量资料,被誉为“张派艺术活字典”。

张学浩 光明图片

  【走近文艺家】

  73岁的他是位居“四小名旦”之首的京剧张派创始人张君秋之子。从小工武生的他,本在武生行当如鱼得水,传承的使命感却让他在40多岁改旦行,一切从头开始。他如地衣一样,紧紧吸附在京剧田园的土地上生长,并在时间之茧中不断磨砺、蜕变,再现了京剧大师张君秋的舞台风采,留下了父子一脉传承的佳话。

  “这就是血缘啊!这么多唱张派的人,也没有这么像的!”在“京剧挚友、票界名家”钱江组织的一次国际票友聚会上,当时还在唱武生的张学浩,被朋友们拉着唱了一段父亲张君秋的旦角戏。

  一曲唱罢,香港著名演员夏梦即忍不住扬声夸赞,在场的其他名家名流也纷纷感叹。著名京剧艺术家梅葆玖则拉着张学浩说:“学浩,你一定要继承你父亲的艺术,一定要多下功夫!下次唱《龙凤呈祥》的时候,我唱第一场,下一场归你!”聚会的组织者钱江也主动相邀:“学浩可以到我这边来练功,没事的时候就来练习张派的戏!”

  “这是我头一回在内行面前放胆唱张派,当时压根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反响。”尽管时隔多年,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张学浩还是兴头十足,一口京腔越发浓厚,“以前我一直唱武生,有着很好的师承和基础,可是那天晚上我辗转难眠,面对前辈们的鞭策和期望,我觉得应该担负起传承的责任!”

  对于张学浩来说,父亲张君秋是他一生的偶像。生于1920年的张君秋,成长于名角涌现、大师辈出的京剧辉煌年代。在多位名师的指点下一路成长,成为梅、程、荀、尚“四大名旦”之后著名的“四小名旦”之一。张君秋最终独树一帜,创立京剧旦角张派,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扮相,如窈窕淑女;唱功,有一条好喉咙;腔调,婉转多音;做工,稳重大方。”当时的报界对张君秋评价极高,认为他嗓音“娇、媚、脆、水”,集各家之长,舒展自如。张学浩也说,张派戏,唯有一个“美”字可以概括,是京剧艺术百花园中的一颗明珠。

  新中国成立后,张派一度成为“四大名旦”之后现代京剧旦行中最有影响、流传最广的流派。更可贵的是,张君秋勇于创新,先后创作出《望江亭》《状元媒》《秦香莲》等戏,在京剧舞台上塑造出一批敢抗争的妇女形象,深受新中国京剧观众的欢迎。

  张学浩从小爱听父亲唱戏,又常常看父亲在家创作钻研。时至今日,他犹记得儿时父亲在家研究京剧,总爱身着一套熨帖整洁的白西装,坐在书房里听唱片。京剧、京韵大鼓、曲艺,乃至当时的流行歌曲,张君秋都会买回来听。“所以,我父亲头脑中的音乐旋律特别丰富,能把自己的、别人的,戏里的、戏外的全都糅合在一起,充分发挥他嗓音的优势。”张学浩至今犹记得,父亲在家的时候,即便是年幼的弟弟妹妹也不敢大声喧哗。孩子们从小就对父亲和父亲的艺术充满敬意,生怕打搅了父亲练戏或是休息。

  早在学生时代,在戏校学武生的时候,张学浩就对父亲唱戏的录音十分着迷。有一次,张学浩病了,在家里治疗。他躺在家里的皮椅子上,抱着唱机看着词一句一句反复听。张君秋刚好回家,发现儿子正躺在椅子上如痴如醉地听唱片,便指点他去听现场实录的版本,效果好,情绪饱满,演出的气氛比录音棚里的更加生动。耳濡目染数十年,张派的艺术渊源早已融入张学浩的血脉之中,就好像一粒悄然发育着的种子,一直在等待破土而出的那一刻。

  那天票友聚会之后,张学浩越发刻苦地钻研起张派。尽管早已过了打基础的年龄,又是由生转旦,但靠着与生俱来的艺术细胞和自小在父亲身边所受的熏陶,张学浩孜孜不倦地在新的行当中前行着,从不觉得苦累。他随身带着录音机,上班的路上、等车的间隙,时时刻刻都在反复钻研张派的唱腔,并竭力搜寻记忆中父亲张君秋唱戏时的一颦一笑、一举手一投足。

  功夫不负有心人。时间久了,张学浩唱戏越发神似其父。一次,张学浩的弟弟坐在他的车上与之同行,张学浩故意在没有说明的情况下,播放了自己唱的戏。一直等到唱完,张学浩问:“唱得好不好?”他的弟弟一听,笑着摇头:“没治了,真没治了。你就是爱听爸爸的戏。”张学浩闻言哈哈大笑:“这是我唱的。”他的弟弟“啊”了一声,惊讶得半晌说不出话来。

  后来有一次在钓鱼台国宾馆的演出中,张学浩演父亲的戏,出场一个亮相就赢得了满堂喝彩。他的兄弟姐妹也在台下坐着,看到他的扮相,纷纷忍不住感叹:“哟,爸爸附体了吧,太像了!”自己兄弟姐妹的这些反应,让张学浩备受鼓舞。得到家人承认的那一刻,他真真切切感觉到,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

  近年来,由于年事已高,张学浩逐渐从舞台上隐退,把主要精力投入到张派艺术研究中,整理了大量资料,被誉为“张派艺术活字典”。今年10月是张君秋诞辰100周年,身为张君秋艺术研究会会长的张学浩,组织了一系列张派代表剧目展演等纪念活动。张学浩那一刻流露出的不仅是儿子对父亲的敬意,更是一个传承人传承本流派艺术的强烈使命感。

  回忆起父亲的艺术人生,张学浩满怀深情,一字一句都蕴含着力量:“我父亲是人民的艺术家,一生都在为人民唱戏,他在世的最后一天,仍在赶往工作现场的路上。”而对于张学浩来说,将父亲张君秋创立的张派的艺术财富原汁原味、完完整整地传给后人,还有很多事情要做。道虽迩,不行不至。传承之途前路漫漫,而张学浩自是日积跬步,乐在其中。(作者:褚诗雨)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