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曾祺:以日常说话的态度写小说

2020-09-24 17:25:21 来源:央视网 作者:王彬彬 责任编辑:田小介 字号:T|T
摘要】汪曾祺是个特别好的作家。特别好的作家特别值得后来的写作者学习。他是一个善于向人民群众学习语言的作家,而我们今天的写作者应该向他学习,也养成从人民群众的口头学习语言的习惯。

图为汪曾祺书画作品。资料图片

图为汪曾祺书画作品。资料图片

1961年,汪曾祺(左)和老师沈从文在北京中山公园。资料图片

汪曾祺

  【追光·文学巨匠——纪念汪曾祺诞辰100周年】

  汪曾祺是个特别好的作家。特别好的作家特别值得后来的写作者学习。汪曾祺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当然不止一点两点。在这里,我想特别强调一点,即我们今天仍然应该向汪曾祺学习向人民群众学习语言。这话说得别扭。拆开来说,就是汪曾祺是一个善于向人民群众学习语言的作家,而我们今天的写作者应该向他学习,也养成从人民群众的口头学习语言的习惯。

  作家应该向人民群众学习语言,这是一句老话。这话现在不大提了,似乎是已经过时的观念。虽然有些关于文学的老话确实过时了,但这一句,我以为没有。许多人欣赏汪曾祺的语言。而汪曾祺的语言之所以如此美妙,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特别善于从人民群众的口头语言中学习文学表达的方式。

  汪曾祺的语言魅力,很大程度上来自人民群众的表达方式

  从“五四”时期开始,就有人强调应该把人民群众的口头语言作为新文学创作的资源。但强调向人民群众学习语言,用心却并不总是相同。大体说来,有两种用心,即功利性的和审美性的。

  人民群众的语言通俗易懂,用人民群众自己的语言进行文学创作,表达思想,可以最大限度地为人民群众所接受,这可以说是一种功利性的用心。而另一种强调从人民群众的口头学习语言的理由,则是人民群众的口头语言,往往是最美的,是最富有文学意味、艺术魅力的。这样一种观念,不妨说表现的是审美性的用心。

  1939年,抗日战争时期,诗人艾青写了一篇名曰《诗的散文美》的文章,特别强调了口语的美学价值。他说:“口语是美的,它存在于人的日常生活里。它富有人间味。它使我们感到无比的亲切。”艾青举了几个例子。一次,艾青在一家印刷厂的墙上看见一个工人给他的同伴留的通知:“安明!你记着那车子!”

  艾青认为:“这是美的。而写这通知的应是有着诗人的禀赋。这语言是生活的,然而,却又是那么新鲜而单纯。这样的语言,能比上最好的诗篇里的最好的句子。”

  1981年8月,孙犁在为自己的文集作序时写道:“我的语言,像吸吮乳汁一样。最早得自母亲。母亲的语言,对我的文学创作,影响最大。母亲的故去,我的语言的乳汁,几乎断绝。其次是我童年结发的妻子,她的语言,是我的第二个语言源泉。在母亲和妻子生前,我没有谈过这件事,她们不识字,没有读过我写的小说。”母亲和妻子都是不识字的乡村妇女,孙犁却认为,她们是自己的两大语言源泉,可见孙犁是何等重视从人民群众的口头表达上学习文学语言的运用。

  至于汪曾祺,也常常强调向人民群众学习语言的重要。聊举几例。在《小说笔谈》中,汪曾祺首先谈语言,而一开始就写下这样一番话:“在西单听见交通安全宣传车播出:‘横穿马路不要低头猛跑’,我觉得这是很好的语言。在校尉营一派出所外宣传夏令卫生的墙报上看到一句话:‘残菜剩饭必须回锅见开再吃’,我觉得这也是很好的语言。这样的语言真是可以悬之国门,不能增减一字。”

  这自然让我们想到艾青对那墙上留言的赞美。可见优秀的作家,有着某些共同素质,特别善于向他人学习,不拘一格地拓展自己的文学资源。接着,汪曾祺写道:

  店铺的告白,往往写得非常醒目。如“照配钥匙,立等可取”。在西四看见一家,门口写道:“出售新藤椅,修理旧棕床”,很好。过去的澡堂,一进门就看见四个大字:“各照衣帽”,真是简到不能再简。

  艾青、沈从文、孙犁,当然还有汪曾祺,他们的语言魅力,很大程度上来自人民群众的表达方式。他们不但刻意从人民群众的口头吸取营养,还留心街头的各种文字,能从引车卖浆者流的各种启事、告白中感受到口语的芬芳。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