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空军飞参领域的“泰山北斗”,他是守护战鹰的“110”

2020-08-06 17:31:26 来源:央视网 作者:孙洁 责任编辑:田小介 字号:T|T
摘要】业内人士叫他中国战鹰的“健康神医”,部队官兵称他为守护战鹰的“110”,他是倪世宏,空军工程大学航空工程学院飞控与电气工程教研室教授。

  中国战鹰的“健康神医”

  ——追记空军工程大学航空工程学院教授倪世宏

2014年,倪世宏教授指导毕业学员

  央广网8月4日消息 (陈卓 闫伟亮 钟紫舟)不是空军飞行员,却时刻关注着空战的一举一动。

  没有驾驶过战鹰,却始终守护着战机的一寸一毫。

  未曾翱翔在空天,却判读着空中态势的一分一秒。

  业内人士叫他中国战鹰的“健康神医”,部队官兵称他为守护战鹰的“110”,他是倪世宏,空军工程大学航空工程学院飞控与电气工程教研室教授。

  作为全军飞行参数数据处理专业领域的领路人、开拓者,倪世宏入伍41年,矢志对飞行参数进行系统解析判读,着力还原战机真实飞行轨迹、战斗状态,4000余个全空军主战飞机的典型案库、2万余个部队一手数据,记录了他一生逐梦祖国空天矢志飞参事业的无悔追求。

  2020年3月20日,倪世宏教授因病医治无效去世,年仅57岁。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的心跳,仍和飞行参数数据处理的电波紧紧联系在一起。

  胸怀使命,笃定报国强军的远大志向

  烟雨金陵,北望长江。

  1963年,倪世宏出生在南京市江宁区铜井乡一个小村落。求学路漫漫,翻山越岭5公里,倪世宏才能到达学校,但这并没有浇灭他的斗志。1979年,倪世宏以物理单科满分的优异成绩,考上大学。面对志愿表,他做出了人生第一个重大决定:“上军校!去当兵!”

  这一次,他的行囊装满的是报国憧憬和远大志向。

2014年,倪世宏教授指导毕业学员

  怀揣着对军营的向往,倪世宏背上行囊,伴着绿皮车的摇晃来到古城西安,成为原空军工程学院一名航空机务特设专业本科学员。

  大学四年,倪世宏没有一门课低于90分。“他沉默寡言,成绩好,很低调。”但“低调”的倪世宏时有惊人之举,一位战友突发急病,他第一个站出来,把当月津贴全部捐给战友。

  1991年,刚刚硕士研究生毕业的倪世宏突然接到上级通知,赴国外学习深造,这让倪世宏犯了难,学习的领域和自己本专业相距甚远,家里的孩子才1岁,怎么办?自己是党员,党让去哪儿就去哪儿。倪世宏安顿好妻儿,背上行囊,一路向北。

  这一次,他的行囊里,装的是忠诚使命和感恩之心。

  国外学习期间,面对语言不通、饮食不适等诸多困难和西方的技术封锁,倪世宏迎难而上,向全新的学科领域发起冲锋。长期高强度的学习,让身高一米八的倪世宏瘦得不到130斤。没人能想到,正是这个消瘦的身躯,在飞行参数数据处理领域“无人区”里披荆斩棘,逐步成为军队飞行参数数据处理技术领域的顶级专家,率先创建出国内集本、硕、博、任职于一体的飞行参数专业人才培养体系。

  扛起第一代空军“飞参人”的使命

  1991年,第一次接触飞行参数数据处理技术领域的倪世宏,亲眼见到外军飞行员通过飞行参数改进飞行动作,深受震撼。面对中国空军对这一技术的迫切需求,他主动扛起第一代空军“飞参人”的使命,从零起步,开始一场寂寞的长跑。

  这一“跑”,就是29年。

  “别人都说飞参难干,我心里就是憋着一股劲儿!”回国后不久,倪世宏开始了飞参地面处理设备国产化研究。他带领团队在一无教材、二无经验的条件下,对着密密麻麻的十六进制代码,逐个字节、逐个位数进行跟踪分析,终于摸清了数据结构,破解了数据译码机制,实现了三代战机飞参地面处理设备国产化。

2014年,教学模式改革观摩研讨

  这是军队飞参领域向前跨越的一大步,但倪世宏并没有就此止步,他带领科研团队转向下一个挑战。

  当时全空军几十种机型,每种机型的数据记录格式、解码公式都不同,要适配每一种机型,研发工作量极大。整整两年,倪世宏带领团队奔波5万余公里跑遍各个部队。1996年,他牵头带领多个军工企业进行“飞行故障通报专家系统”技术研究。由此,飞参数据地面判读系统实现了对空军主战机型的全覆盖,填补了国内空白并接近国际先进水平。

  “你们有问题,24小时内我一定会给出解决方案。”这是倪世宏对部队官兵的承诺,他也因此被誉为“飞参110”。

  2006年,某部执行重大演习任务,一台飞参处理器出现故障,维修过程中又出现“并发症”。十万火急!部队立即向倪世宏呼救。

  深夜,电话响起,倪世宏立刻起身,进行长达4个小时的技术指导,听到军线电话那头战鹰顺利腾空的呼啸声,倪世宏才蜷缩在沙发上进入梦乡。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