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岩松:手机把“与无聊有关的伟大”一并拿走 媒体不能“带病”融合

2019-03-19 16:02:06 来源:人民网 作者:陶若谷 逯仲胜 袁静伟 责任编辑:田小介 字号:T|T
摘要】白岩松没有微信。原因是“要是上了微信,别人问老白你有微信吗?我就得说有。那人家说加一个呗,我能说不加?我要加了,得在多少个朋友圈里待着?”  他的手机上装着

  谈新闻

  媒体不能“带病”融合

  新京报:作为新闻出版界别的委员,你对媒体现状持什么观点?

  白岩松:我们有一些报纸倒掉,觉得是互联网新媒体的冲击。对不起,没有新媒体,它也应该被市场抛弃。传统媒体和新媒体各有各的病,要形成媒体的健康融合,不能够“带病”融合。

  新京报:看起来是现实中遇到不少例子有感而发,能否具体说说?

  白岩松:肯定是有感而发。我们传统媒体有很多问题,包括机制阻塞、创新不足等,我认为大比例是自身改革不足,长期遗留下来的疾患。很多机制早就应该改革了,难道指望融合之后,用新媒体就能解决所有的问题?

  新京报:新媒体没有不健康的因素吗?

  白岩松:一点都不少。比如说新闻源头的真实性问题,还有“饿死种地的肥了炒菜的”问题。创造优质内容的人收益低,而那些从来不采访,拿别人的东西来“炒菜”的,反而越做越大。这是现在新闻界非常危险的一种状态。

  最后我怕的是“带病”融合,导致互相传染。融合之后,新媒体学了传统媒体的机制,而传统媒体学会的是不再对新闻源头准确探究,那不坏了?所以一定要警觉。

  谈生活方式

  手机把“与无聊有关的伟大”一并拿走

  新京报:当今社会不用微信是一种怎样的体验?这么做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

  白岩松:我觉得时间是有限的,一天就24个小时。朋友圈里有价值的东西没那么多,我跟手机不是很亲。

  新京报:你觉得手机影响了什么?

  白岩松:天天捧着手机,一无聊就觉得慌,赶紧掏出手机,立即被眼前的东西吸引了。晚上本来打算11点睡觉,心想就看十分钟,等看了一会儿,你发现,哎哟,12点40分了。

  更何况,现在手机全是按爱好推送,你只看自己喜欢的,你不会别扭,不会被提升,怎么可能进步呢?别扭,往往是进步的标志,因为你进入到陌生的领域。我认为,现在手机这种投其所好是毁人的最好方式之一。

  当年轻人都开始不读书的时候,谁读书谁就会杀出一条血路。谁用手机的时间少一点,多给自己一点无聊的时光,伟大的创造就有可能诞生在谁那里。国外的作家已经说得很明白,“手机拿走了人们的无聊,也顺便把与无聊有关的伟大一并拿走”。

  新京报:手机确实带来很多便利,现在大部分人尤其是年轻人,很难想象离开手机的生活。

  白岩松:那就别抱怨跟别人一样。越自律越自由,很多人自由地吐槽命运,但从不自律地改变自己。这个时代只有优秀的、不同于其他人的人,才会得到更多的机会,单纯靠年龄获取机会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