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子建:故乡的分量之于我就如血液一样

2018-06-06 17:00:39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田小介 字号:T|T
摘要】“你躺下来看看天空,看看我们兴安岭的天空,这么的蓝,这么的透明。然后白桦树的树冠在顶端,这是雪浴啊,真是一种清凉的感觉,无限美好。”这是纪录片《文学的故乡》中作家迟子建的独白。

点击进入下一页

《文学的故乡》剧照

  “你躺下来看看天空,看看我们兴安岭的天空,这么的蓝,这么的透明。然后白桦树的树冠在顶端,这是雪浴啊,真是一种清凉的感觉,无限美好。”这是纪录片《文学的故乡》中作家迟子建的独白。

  出生于漠河北极村的迟子建,小时候特别喜爱溜冰——当地人称之为 “打出溜滑”:在浇灌的操场冰场上,或是自然结冰的冰河上,扒开积雪,穿着“棉乌拉”在上面滑过。

  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迟子建说,因为童年养成的习惯,所以随纪录片团队在冰封的松花江上拍摄时,她看到有一块自然状态下的“冰场”,很自然就打起了“出溜滑”。

  如果把中国当代作家铺展在地图上审视,透过他们天南海北、各具风采的故乡,似乎就能依稀感知到原生土地与文字的神秘联系:莫言属于一马平川的山东高密、迟子建属于零下42摄氏度的冰雪北极村、阿来属于海拔4300米的川西巴郎山、贾平凹属于秦头楚尾的陕西商洛、刘震云属于市井气浓郁的河南延津、毕飞宇属于遍地油菜花的苏北水乡……

  将于6月8日播出的纪录片《文学的故乡》,分为《莫言》《贾平凹》《刘震云》《阿来》《迟子建》《毕飞宇》六部。从2016年夏开始,北京师范大学纪录片中心主任张同道率领团队,跟踪拍摄了6位作家回到故乡、回到文学现场的历程,还原其童年往事和创作历程,并采访了近30位翻译家、汉学家、出版人、作家和学者,包括诺贝尔文学奖评委,追寻中国文学走向世界的踪迹。

  张同道的创作念头来自鲁迅,“鲁迅先生没有留下一分钟的活动影像,我觉得特别遗憾”。张同道想用真实记录为手段,为中国当代文学存像,他希望观众看了影片之后,找到自己的文学故乡。“我相信每一个人都应该有一片文学的故乡,这个故乡就是你心灵的家园,精神的故乡。”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