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女心医:16年免费为2000人做心理援助 在至暗时刻点一盏灯

2018-05-09 21:32:43 来源:央广网 作者:陈锐海 责任编辑:王靖羽 字号:T|T
摘要】坐在眼前的人,李芳洲看不见。她只能用耳朵来捕捉藏在声音里的故事。这些诉说者的情绪几乎处于两个极端,要么低落,要么狂躁。

  央广网成都5月9日消息(记者陈锐海)坐在眼前的人,李芳洲看不见。她只能用耳朵来捕捉藏在声音里的故事。这些诉说者的情绪几乎处于两个极端,要么低落,要么狂躁。

  听完一场哭诉,李芳洲的耳朵里,世界悄然敞开——每一个来到她面前的人,都处于人生的至暗时刻。他们深陷心灵的幽谷,难以挣脱。作为心理咨询师的李芳洲,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给这些人点一盏心灯,帮他们“在黑暗中找到一个光亮的出口”。

  把对方从低落的情绪中拔出来

  那个梦一直缠绕着他,怎么也摆脱不了。

  “梦里漂浮不定的人奇形怪状,有头无身。他们张大嘴巴,目不转睛,像死鱼一样盯着人。”20多岁的小伙子,夜里被吓出一身冷汗。

  李芳洲猜想,这个前来咨询的年轻人可能见过太多面目狰狞的死者,而那段时间汶川刚发生地震,所以他可能是参加过抗震救灾的军人。

  李芳洲的判断准确。年轻的军人在震后救灾中挖了很长时间的遇难者遗体,觉得自己没能救出那些人,心存愧疚,回来后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平时他装病不出操,也不跟同事说话。女友寄来的信他也不回,整天一个人躺在床上胡思乱想。

  年轻人很痛苦,“总觉得生不如死”,甚至想过轻生。李芳洲拿来一张纸和一支笔,让他算一笔账,写下自杀带来的好处,他写不出来。但李芳洲一提到他的父母,他又忧心忡忡。

  “这些人的死亡不是你造成的,而是天灾,所以你不要有负罪感。相反,应该用一种成就感来替代。你把他们挖出来了,遗体能够入土为安,他们活着的亲人会感激你的。”计算完轻生带来的成本,找出咨询者的症结所在,并不断给予“积极的暗示”,是李芳洲常用的方法。那段时间,年轻人只要半夜做恶梦,就给她打电话。两个月的交谈后,他恢复正常。

  有时候对方的情绪难以控制,积极的心理暗示无法奏效,就需要转移他的注意力。就好比那个开车开到一半就打来电话的男子。电话里,他哭着对李芳洲说,原本他和姐夫关系很好,但地震之后,两个人阴阳相隔。他承受不住,开车想到他就哭起来,有七次差点出车祸。

  李芳洲劝他暂时不再开车,有空就去爬山,累了就去做园艺,最好是能看会书。她想借此把对方从低落的情绪中拔出来,而这也是她提供心理咨询时的核心工作。

  把负面的东西变成肥料

  16年来,在李芳洲面前倒苦水的人形色各异。有人是抱着孩子过来的,他的娃娃在地震中受到惊吓,震后看到东西摇晃就会大哭大闹。有人提着一把刀就来,说要报复出轨的妻子。有人拎着煤气罐,一气之下想要炸掉银行。还有人已经爬到天台上,准备一死了之。

  虽然什么也看不到,但从这些人的声音里,李芳洲总能“嗅”出“苦难”的气息。这是68岁的她所熟悉的味道。

  3岁的一场高烧,一下子烧走她此后人生所有的光明。失明的李芳洲小时候只能待在家,听大人说书里的故事。渐渐地,她爱上文学与音乐。那会儿盲校没有初中,小学毕业的她原本无学可上,但她争取到进入普通初中学习的机会。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