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旭华:许身报国的“深潜”传奇

2018-01-09 22:41:09 来源:中华儿女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靳不贰 字号:T|T
摘要】1958年,我国批准核潜艇工程立项。核潜艇是集核电站、导弹发射场和海底城市于一体的尖端系统工程,技术复杂,配套系统和设备成千上万。其中,核动力装置、艇体结构及艇型等7项难题号称“七朵金花”。

  与惊涛骇浪做伴的“深潜”研究

  1958年,我国批准核潜艇工程立项。核潜艇是集核电站、导弹发射场和海底城市于一体的尖端系统工程,技术复杂,配套系统和设备成千上万。其中,核动力装置、艇体结构及艇型等7项难题号称“七朵金花”。这一年,黄旭华因其优秀的专业能力被秘密地召集至北京,加入了研制导弹核潜艇的29人的小队伍,成员平均年龄不到30岁,但他们迅速开始了我国第一代核潜艇的论证与设计工作。那时中苏关系尚处于蜜月期,依靠苏联提供部分技术资料,是当初考虑的措施之一。

  1959年,苏联提出中断对中国若干重要项目的援助,对中国施加压力。赫鲁晓夫访华时傲慢地说:“核潜艇技术复杂,价格昂贵,你们搞不了!”毛泽东听后发誓:“核潜艇,一万年也要搞出来。”为攻克难关,黄旭华和同事们别无选择,只能一步一步地摸索向前。

  幸运的是,有人从国外带回两个美国“华盛顿号”核潜艇的儿童模型玩具,玩具“窗户”掀开后,里面是密密麻麻的设备,这令黄旭华高兴极了。他没想到,这两个玩具,竟然和他们凭着零零散散的资料、完全靠想象画出来的核潜艇图纸基本上一样,“核潜艇就是这样子,没什么大不了的”。于是,有人开玩笑说,中国的核潜艇研制工作是从一个核潜艇玩具模型一步一步开始的。

  1965年春,专司核潜艇研制的“中国核潜艇总体研究设计所”在渤海湾的一个荒岛成立,黄旭华也随即开始了他的荒岛人生。在那个“一年两次风,一次刮半年”的荒芜凄凉、乱草丛生、人迹罕至的小岛上,黄旭华顶着来自于“文化大革命”的各种干扰和批斗,白天养猪,晚上设计,带领研究所的设计人员克服常人所无法承受的各种困苦,攻克一个一个的技术难关。

  为了艇上千万台设备,上百公里长的电缆、管道,他要联络全国24个省市的2000多家科研单位,工程复杂。那时没有计算机,他和同事用算盘和计算尺演算出成千上万个数据。“从物质到知识,用一穷二白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现在回头去看,当时连基本的研制条件都不具备,我们就开始干了。”黄旭华回忆说。在没有任何参考资料的条件下,黄旭华和同事们大海捞针一般从国外的新闻报道中搜罗有关核潜艇的只言片语。黄旭华至今还珍藏着一把“前进”牌算盘,在没有计算机之前,研制核潜艇的许多关键数据就是从这把算盘上跳出来的。黄旭华说,为了保证数据准确,常常是两拨人一起算,结果一致还好,不一致两边都要重新算。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