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杨曾文:一场超越五十载的史海求索

2018-01-09 13:51:36 来源:中国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靳不贰 字号:T|T
摘要】“平生以事业为重,从不敢懈怠。如今年过古稀已多载,更希望将自己的知识才能奉献给社会,奉献给人民。”——杨曾文

  “平生以事业为重,从不敢懈怠。如今年过古稀已多载,更希望将自己的知识才能奉献给社会,奉献给人民。”——杨曾文

  他治学勤奋,一生致力于中日等国佛史研究;他孜孜不倦,写下多部重量级禅宗学术专著;他态度严谨,始终强调论从史出、史论结合。他就是中国禅宗研究集大成者杨曾文。

  初识杨教授,是在4月份河北的一场佛教会议上。我们想约杨老进行一次深度采访,他给我们盘点了近几个月满满的行程安排,活动有大有小,地点有南有北,最终我们的时间定在两次会议的间隔期。想到杨老将近耄耋之年,刚返京不久就要接受我们的采访,过几天还要紧锣密鼓奔赴外地,心里除了感动还颇有些过意不去。

  采访那天,杨老身着藏青上衣、黑裤子、黑皮鞋,显得一丝不苟。讲起佛史老本行,他声如洪钟、神采奕奕,逻辑清晰、侃侃而谈,如青年人般充满朝气与活力。

  短短一个半小时的采访,杨老的话语中肯直接,他的勤奋、严谨、执着、无私,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从燕园往事到结缘佛史,从唐宋禅宗研究到当代佛教建设,在滔滔不绝的讲述中,我们的思绪同杨老一起,共赴了一场超越五十载的史海求索。

  求知若渴的青葱岁月

  杨老曾说,“随着年老,似乎怀旧情绪也越来越多,今天想天明天想地,想山想海又想雨想雪”。从我们的谈话中,有一点可以笃定,他尤其怀念大学那段发奋读书的青葱岁月。

  1959年,19岁的杨曾文考入北京大学历史系,开始了长达5年的大学生活。此时正值“三年自然灾害”的开始,国家经济困难,粮食供应不足。大学生们虽有定量伙食,却也因量不足、油水不够而时常饥肠辘辘。

  “即使在吃不饱的日子里,我们中国青年仍然保持精神稳定,坚持奋发读书,”回忆起那段时光,杨老的眼底泛起点点星光。

  每当晨曦初映,在清丽的未名湖畔、静谧的林荫树下,都可以听到琅琅的读书声,看到同学们三三两两探讨问题的身影。

  让杨老至今印象最深刻的,是清晨到图书馆抢占座位的情景。因为每个宿舍要住8人,却只有1张共用方桌,所以课外时间同学们都选择到图书馆看书学习。每天早晨起来匆匆吃完早饭,便赶到图书馆外排队,等待管理员上班后进去学习。燕园学子们的读书热情极其高涨,因此几个图书馆内总是座无虚席。

  现在每每看到同窗们取得什么成绩,杨老总是会想起当年在图书馆抢座位的时光。这段宝贵的经历,让大家为自己的史学专业打下了非常坚实的基础。这几届中涌现了很多著名学者,文革过后中国史学研究能够承上启下,这些学者都功不可没。

  同时,在困难挫折中依旧奋发图强的精神对杨老之后的研究工作产生了长足的影响。“平生以事业为重,从不敢懈怠”,杨老的话掷地有声,真实反映了他五十余载对知识孜孜不倦的追求。

  执着严谨的佛史求索

  在北大历史系,杨老其实是在中国古代史秦汉专业组学习。他坦言,当时的兴趣更多在古典文学和古代史上。后来选择研究佛教,也是颇有一些缘分。

  大学最后一年报考研究生时,杨老本来打算由着喜好,选择中国政治思想通史专业。但当时历史系的领导考虑到杨老曾有过两年的哲学史学习基础,动员他报考佛学专家汤用彤的研究生。加之当时研究佛教的人才少之又少,到国家、组织最需要的地方去,是那个年代的大学生们建设国家主人翁精神的外在体现。杨老的“佛缘”也由此开始。

  此时,发生了两件事,对杨老的学术研究工作产生了至关重要的影响。

  第一件事,原本9月份大学毕业后,杨老要继续读研究生的,然而5月份,大学还没毕业,汤用彤老先生去世了。发榜的事情便搁置了。不过后来据汤用彤之子汤一介讲,杨老的考试成绩是非常不错的。

  第二件事,那就是毛主席深夜接见了任继愈。毛主席赞扬任继愈用马克思主义观点研究佛教,如凤毛麟角般珍贵,并批示成立世界宗教研究所。

  因为研究生考试发榜的暂时搁置,加之杨老又有哲学史基础,他从北大大学毕业后便没有继续开启研究生学习生涯,而是直接被分配到了世界宗教研究所,参与筹备中国第一个佛教研究室。从研究室成员到主任,从弱冠之年到将近耄耋,杨老从未停止过学术工作,一研究就是半个世纪。

  杨老曾在博客中写道:“我61岁退休,研究却没有因此停止。即使现在,每天每月摆到面前要做的事依然很多,怎么做也做不完。工作之余,我会环顾书架上自己的多部著作,这些日积月累一笔一画写出的书籍、文章,能否为人类、为社会带来真正的价值?自己今后还可以再做些什么?……”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