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永定:中国2万亿美元对外净资产 连续十年投资收益为负

2017-05-08 21:56:25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余永定 责任编辑:庞瑞泽 字号:T|T
摘要】余永定认为,减少中国经常账户盈余对中美双方都有利。如果热钱外逃的话,人民币贬值,就能提高资本外逃的成本。

  5月7日,由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和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共同主办的第六届CF40-PIIE中美经济学家学术交流会在北京举行。CF40学术顾问、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学部委员余永定发表了题为《中国的再平衡与中美经济关系》的演讲。

  余永定指出,目前中国大概有2万亿美元的对外净资产,但已经连续十年投资收益为负。为什么会这样?原因在于中国几十年来保持了“双顺差”,也就是说,中国一直在积累大量的低收益的资产(美国财政部债券),同时又在积累高成本的负债(FDI)。

  还有一个原因,即资产负债管理失当。而造成这种失当的重要原因之一,余永定称,是汇率缺乏弹性。由于这种失当,过去两年来出现了大量“套息交易”的平仓和资本外逃。

  余永定认为,中国必须进行结构性调整,实现结构平衡重构。当然,改革势必会遭遇困难,他认为需要对此开展进一步的讨论和研究。

  虽然中国经济的结构调整已经开始,并且取得了非常重要的进展,“但在过去几年当中,中国经常项目顺差对GDP之比在下降,而投资收益逆差的现象并没有改变。”余永定说。

  “中国正由‘双顺差’变为‘一顺一逆’。”余永定告诫道。所谓“一顺一逆”,即经常账户黑字和资本账户赤字。他分析,出现资本账户赤字的原因在于套息交易平仓和资本外逃,后者甚至在某种程度上造成了悉尼、伦敦、纽约、温哥华等海外地区房价在过去一段时间的迅速上涨。

  余永定认为,减少中国经常账户盈余对中美双方都有利。问题的症结之一在于人民币汇率没有太大的弹性,由于升值预期,热钱大量流到中国来。如果热钱外逃的话,人民币贬值,就能提高资本外逃的成本。“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可以更好的保护中国本身的利益。” 余永定表示。

  以下为《中国的再平衡与中美经济关系》全文

余永定。  本文图片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

  女士们,先生们,早上好,非常荣幸能够到会为大家简短介绍一下中国经济的重构平衡。

  今年早些时候,我对于中美关系感到非常担忧,对于特朗普总统在竞选过程中的言论感到非常不安。我曾经写了一篇文章表达了我的担忧,我是这样写的:

  非常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贸易战会以货币战的形式出现,因为特朗普总统当时指责中国任意操纵货币汇率,偷走了数以数亿计美元资本和数以百万计的就业机会,任何有经济学背景的人都知道这样的说法完全是垃圾。

  我想表示抱歉当时使用了这样的语言。中国2013-2014年以来是不是有压低人民币汇率的做法?这是一个可以讨论的话题。正如PIIE前所长伯格斯坦去年11月份在PIIE网站上的文章所指出的,中国实际上正经历了资本的大规模流出,并且使得人民币贬值,同时引发了市场上对于人民币汇率无序贬值的担忧。中方是在市场上的另外一个方向作出了干预,中方抛售了大量美元来防止人民币进一步贬值,而不是有些人指责的买入美元来压低人民币汇率。我想非常感谢彼得森研究所阐述了这样的事实。

  但是在过去一个月当中我们看到,形势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我们看到双方态度都发生了很大变化,现在又对中美关系前景充满了希望,我觉得两国将能够解决好自己的问题。

  我想讲我的一些观点,甚至是一些有争议的观点,即我们进行这样的调整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多年来,我一直主张中国必须要进行结构性调整,实现结构平衡重构。但是这样的举措在将来可能会碰到一些困难,如何应对这样的形势呢?我们需要开展进一步的讨论和研究。

  为了节约时间,在这里我简单给大家看几张幻灯片。大家知道,目前中国大概有2万亿美元的对外净资产,就是这条黑线,但是中国的投资收益多年来为负,已经连续十年投资收益为负,这是一个实实在在的情况。

  从理论上来说,如果一个国家有庞大的对外净资产,就应该有正的投资收益,但是在中国却不是这样的情况。中国对外净资产投资收益多年以来为负。我们对此并不感到吃惊,因为我们也可以看到Houssmann(豪思曼)教授做的研究。豪思曼教授指出,虽然美国有巨大负债,但是美国多年以来始终保持正的投资收益。他将这种现象称之为美国出口暗物质,中国正好相反,是进口暗物质。国际收支再平衡从这个角度是符合中国利益的。

相关推荐

今年,女儿黄歆轶被美国西雅图大学录取,这位疯狂老爸又做了一个疯 ... [详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