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全时便利店“二次关停” 为何再次按下“暂停键”?

2020-05-19 08:37:55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赵丽梅 责任编辑:王一 字号:T|T
摘要】2019年2月,全时的门店被“拆分”,其中,华东、重庆约90家门店被罗森接手,北京、天津、廊坊、成都4个城市的500家门店被新股东山海蓝图接手。

  为何再次按下“暂停键”

  “因为疫情影响严重,我们被迫进行战略性调整。”在其发布的公告中,全时将闭店的原因归结于新冠肺炎疫情。疫情期间,便利店整体运营情况如何?

  据中国连锁经营协会统计,疫情期间,一些便利店实现了较快增长,也有一些便利店销售额下滑明显。一季度,便利店行业平均水平同比下降10%-15%。

  疫情影响只是其中的一方面,便利店本身是高成本低利润的运作模式。2019年5月,毕马威和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共同发布的《2019中国便利店发展报告》显示,2018年,门店运营成本仍然保持高位。其中,房租成本占到34%,职工薪酬占到60%,不同的店铺有一些差异。25%的便利店净利润率为负数,其中,37%的便利店净利润率在0-2%之间。

  相较于本土传统的便利店,全时便利店被认为是采取了“重资产模式”,早前,全时的掌舵人张云根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所谓的重资产运营,包括投入千万资金研发零售信息化管理系统,建设中央厨房,在具体的门店内增加现场烹饪设备和多人用餐区等。而单个门店的投资规模超过150万元。

  北京丰台一家全时加盟店负责人表示,开一个100平方米左右的店基本投资在200万元左右,其中,房租占大头,约为60万元/年,还是在店铺位置相对较偏的情况下;需要雇两名员工,单个员工月工资在4000元左右。疫情期间,由于客源少,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但仍要为了有需求的人维持着。“随着一切稳定了,希望有新起色。”

  高成本之下,全时快速扩张的背后是便利店行业的两难选择:不扩张很难实现规模化盈利,扩张要面临居高不下的成本支出。2015年,全时曾提出“年内千店,5年万店”的计划;2017年,还提出“百城百万”计划,宣称要投资百亿元,5年覆盖100个城市,100万个终端。眼看“五年之约”将至,却突然停止了脚步。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相较于国外,国内便利店市场竞争激烈,同质化十分严重。在此背景下,便利店的优胜劣汰不可避免,这也是国内全时出现二次关停重新调整情况的主要原因之一。“便利店的主要成本是人力和房租,并非是重资产模式,便利店出现问题大部分是因为线下门店铺张过快,遇到突如其来的市场变化,例如新冠疫情,资金链断裂所致”。

  在一个商圈内,百米之内多店相争的现象并不鲜见,在个别区域店与店之间仅“一墙之隔”。在北京丰台区一小区,记者观察到,在300米之内就有3家便利店,分别为全时便利店(加盟店)、天猫小店和便利蜂。在人流相对固定的小区内,三家店该怎么“分食”?其中一家便利店的负责人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一家店能吃饱,两家店可以将就,三家店就饿死了”。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