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凤英:面对复杂的外部环境变化 稳住自己非常关键

2018-12-15 14:04:12 来源:《小康》•中国小康网 作者:于靖园 责任编辑:风华 字号:T|T
摘要】由中国扶贫开发协会、国家信息中心、求是《小康》杂志社联合主办的2018第十三届中国全面小康论坛于12月15日在北京启幕。

QQ图片20181215140801.jpg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陈凤英

  中国小康网讯 记者于靖园 北京报道 由中国扶贫开发协会、国家信息中心、求是《小康》杂志社联合主办的2018第十三届中国全面小康论坛于12月15日在北京启幕。作为“中国民生第一论坛”,以“高质量发展与决胜全面小康”为主题的2018第十三届中国全面小康论坛得到了求是《小康》杂志社战略合作伙伴——清华大学社会治理与发展研究院、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的学术支持。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陈凤英在论坛上发表了从《“高质量发展与决胜全面小康”视野诠释中美经贸博弈》主旨演讲,她表示,高质量发展其实就是一个社会主要矛盾问题。这个主要矛盾如果解决了,高质量发展第一步就实现了。不过,在她看来,解决主要矛盾,最关键是发展模式的问题。陈凤英表示,今天我国发展模式的确存在一定问题,尤其是可持续发展的问题。可持续发展当中最关键的是质量、效益、动能。“我们面临非常现实的问题,今年的经济那么困难,从6.8%到6.5%,不是中美经贸博弈,而是因为我们引进外资。今年上半年,中国超过美国成为了全球最大的外资流入国。全球外国直接投资下降了41%,而中国增长了6%。”

  “贸易出口到今天为止还没有受到很大影响,但是明年的日子可能就比较麻烦。一个很关键的问题,高增长时代已经结束。”陈凤英表示,今天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中等收入陷阱。“中等收入陷阱问题是非常现实的,虽然高质量发展助力全面小康,但中等收入陷阱在国际上是存在的。”陈凤英表示,有一国际机构跟踪研究发现,到2010年只有13个经济体跃入先进经济体,实现了中等收入向高收入的发展。

  “从目前的情况看,中国很有可能要创造世界的历史,2023年人均GDP很有可能在1.3万美元到1.5万美元,很有可能在未来五年实现科技的弯道超车。”陈凤英分析认为,未来一段时间是发生质变的时间,美国的自我环境可能在恶化,稳中有变,稳中向好是中国的基调,“但今年是稳中有变。”

  陈凤英表示,在外部环境变化的时候,稳住自己非常关键。

  现场实录(节选)

    陈凤英:

  如果五年以后,或者十年以后再回顾这场中美经贸博弈,我们可能会感谢它,因为,它会将我们推向高质量发展。五年以后,如果把核心技术、基础科技抓起来了,就实现伟大复兴了。最关键的是,这次中央政治局会议讲全方位开放,全方位开放有利于小康,有利于每个人。

  高质量发展,最关键有个发展模式的问题,也就是可持续发展。可持续发展当中最关键是质量、效益、动能。引进外资,我国在2018年上半年成为世界第一,全球外资直接投资下降了41%,而中国增长了6%。

  中美贸易博弈之下,贸易出口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受到很大影响,但明年就比较麻烦。高增长时代已经结束,这次危机带来了什么?变量是可以实现的,质变是最大问题。国际机构跟踪研究发现,到2010年只有13个经济体跃入先进经济体,实现了中等收入向高收入的发展,五个在亚洲,最大的是日本,还有“亚洲四小龙”,欧洲是西班牙、葡萄牙、爱尔兰和希腊。

  国际机构预测,2023年我国人均GDP可能达到1.3到1.5万,当然人均GDP不是最主要的,科技弯道超车,很有可能在未来五年实现,所以大家会看到中美博弈。未来一段时间是质变,2018年7月31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今年是稳中有变,变就是外部环境。实际上,如果中国自己能稳住,别人不会改变你,我一直认为稳住自己是关键。美国“301调查”针对“中国制造2025”,这是为什么?因为科技弯道超车,新的工业革命都要围绕5G开始。

  中美在90天内达成一揽子解决方案,大家一定要对这90天有信心。美方对我们评价非常高,认为是非常成功的会议,甚至他们提出了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总统之间有一种化学反应,这是其他领导人之间没有的。这个决心非常大,我们没有退路,只有往前走。

  美国经济也要出问题了,高处不胜寒,美国经济2017年已经实现历史上第二个最长周期。但也要看到一个现实问题,债券已经在抛了。下一步就是停停打打,打打停停,但是一定要知道,我们的战场已经在转移了,未来很有可能要转到WTO中。所以90天是为我们在WTO的改革做的准备。

  我希望这是中国第二次“入世”,现在高收入国家加起来人口也没有到20%,如果中国在五年以后成为高收入国家,我们占世界人口的19.2%,那时世界40%的人口在高收入国家。全面决胜小康社会对世界的贡献很大。

  2030年,中国经济规模或许超过美国,这是在量变上,但绝对不是质变,质变要到2050年。今天,中国制造已经超过美国和日本, 2020年我们会把西方三个主要制造中心全部替代,这就是为什么西方遏制“中国制造2025”的一个最大问题。

  危转机有助高质量发展与决胜全面小康。中央已经明确感到压力,压力变成动力就是历史的抉择,与美国在90天解决一揽子问题,然后再解决WTO问题以及其他问题。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